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长得俊][第三十六计]金蝉脱壳

金蝉脱壳


0

他们从壳中出逃时十指紧扣,耳目手足都是新的,不染纤尘。

哪管身后虫鸣争噪,沸反盈天。


1

凌晨四点,尤长靖被尖细的提示音惊醒。身边人埋头在他颈中睡着,呼吸深长沉稳,像深海的鲸。

尤长靖赤脚下床,去客厅看。黑暗中巨大的氧气机闪烁着黄灯,数字涨到一千多,还在向上翻。尤长靖叹口气,身后有人开灯,他头也不回地去橱柜拿呼吸机,让那人去地下室拿备用氧气罐来。

林彦俊不讲话,尤长靖调好呼吸机,顺便煮了两杯咖啡。很快便见林彦俊推着及人高的铁罐回来,尤长靖盯着他开氧气机换备用匣,手边咖啡壶淅淅沥沥滴满。

他倒出两杯,林彦俊来洗手,没睡醒似的,眉眼都带阴影。尤长靖慢吞吞喝...

 

[坤廷长俊主]九宫缭乱(5)

1 | 2 | 3 | 4

-------------------


5 藏玉

铜人窟一场大水惊天动地,张艺兴一声令下,廊山上下宵禁严查。一时间少侠之中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洞中洪水由何而来。

云湖与玄机弟子午后便被叫去问话,出门已见月,陆定昊呵欠连天,被姜京佐推回去睡觉。林超泽回头看林彦俊,只一个眼神,林彦俊点头,他便也点头走了。

那边蔡徐坤婉拒了黄明昊和范丞丞留下来一起等的盛情,让他们早些回去休息。孩子们今日闹这一番也累了,纷纷勾肩搭背离开。

人都散尽,院中只剩下两人一鸟。林彦俊掏出口粮来喂小八,蔡徐坤看得有趣,问:“你...

 

[坤廷长俊主]九宫缭乱(4)

1 | 2 | 3

-----------


4 洞天

卯时三刻,演武场上小童点亮纸皮灯笼,鼓声奏响,首轮试剑开始。

百名少侠分批依次进十座铜人窟中试剑,窟中情况各不相同,三炷香内未决出胜负的,便按胜算。

整座廊山有几百座铜人窟,专供陆上武人试炼用。窟内铜人功夫路数百家杂陈,有遁世剑客,有蹭一口武林盟吃食的打手,也有只图个喜欢的普通习武人。然而九宫大会首轮试剑的十大铜人,个个都是绝顶高手,手下几乎从无败绩。因而每次试剑,拼的都是谁在洞中撑的时间久,能呆满三炷香的,大多稳上天字品。

蔡徐坤在晨风中蓝衣独立,半边侧脸被灯笼照出墨笔勾勒似的轮廓,...

 

[坤廷长俊主]九宫缭乱(3)

1 | 2


-------------------


3 穿林

双修。

通解:长生陆上江湖习俗,两名侠客情意相通,结为剑侣,互换剑佩或信物,天地同门见证,二人订百年相守之盟,结三生不悔之誓。盟约既定,侠客一生只得一剑侣。此后无论情仇病老,爱憎生死,皆不可改。百年之后,双剑合匣入土。人间修剑,往生修缘。此之谓双修。

正解:两个人一对一练剑。

——《云湖秘录·正言正语大全之三百六十二》


灵超嚼着甘蔗,看黄明昊和范丞丞偷笑着趴在方桌上写些什么,满心好奇,回头问人:

“长靖,这双修果真这么厉害?今早东厢的消息一出,整个廊山都在议论。”

尤长...

 

[坤廷长俊主]九宫缭乱(2)

1


-------


2 山门

要进廊山,先过山门。

廊山自古险峻,山中景色奇绝。人称十步不同景,三尺一险关。如此清幽穷僻处,倒吸引不少武林人士来闭关修行。三十年前武林盟迁至廊山后,在山间开辟出桩池、门阵、暗窟、擂台近百座。除九宫大会期间,侠客都可来试炼。山越高越险,试炼难度也越高。如今长生陆上,登过廊山之巅的侠客也不出十人。

其中便有武林盟当今盟主,一杆巡洋枪称绝武林的张艺兴。

而进山必经的山门口一向由武林盟的驻守弟子把守,只有通过门前九九八十一阵之一,才能进山。

每次九宫大会的第一日,山脚下前总会挤得摩肩接踵水泄不通。对不通武艺只凑个热闹的吃瓜群众而言,只有山门一场好戏...

 

[坤廷长俊主]九宫缭乱(1)

全员向,坤廷长俊主,有权贵洋灵毕侃杰芙,其余写到再说。

武侠AU,遍地私设勿代入,不是全场复盘,纯粹狗血洒个爽。

复健解压用,不较真。


-----------------------------------


九宫缭乱


0 弓引

长生陆创世五百年,飞星现世,夜空如昼。

朝廷大祭司说是天降祥瑞,皇室百官欢欣鼓舞,江湖中人却不大开心。

只因天雨飞星那晚,好大几坨陨铁砸在武林盟后山,把九宫石阵给砸没了。

消息一出,江湖哗然。

九宫石是长生陆上武林至宝,传说五百年前陆上仙人创世奠基留下的九块边角料。一块镇中心,八块守八方。许多年前前朝陆帝将九块石头赐给当时...

 

[长俊主]晴日环游

校园AU,有坤廷杰芙洋灵毕侃,短平快一发完。

BGM:昨日青空

------------------


晴日环游


0

那天阳光正好,台上繁花似锦,台下座无虚席。他站在光弧的圆心向外望,仿佛星辰就在手旁,每一颗都灿灿生光。

那是属于他们的小小宇宙。浩瀚过许多日夜,运转在星河深处,可望不可见。星的归所无可明证,又确凿未曾失散。

彼岸有人遥遥呼唤,回音漫起许多层浪。声嘶力竭过,不远千里。

他听见了,就起身向他而去。

山海天涯,触手可及。


1

地球的周长是四万公里。

窗外三月冬日响晴,尤长靖咬着水性笔盖看试卷上这第一道选择题。其他几个干扰项分别是地日距离、地球半径和国...

 

[长得俊]独家视角

私人拥抱 番外

---------------


独家视角


0

林彦俊曾在秋日湖畔目睹过鸟的迁徙。

那时他端着相机,看见取景框中向南的飞雁。群鸟过境时,镜头中只剩一片浮光掠影。声画密度太大,像宇宙爆炸。他看很久,拍下的都是虚影。仿佛飞鸟起落间聚散生死全无果,羽毛坠地后,连回声也不再留。

到最后,他也没能拍下什么。

几年后,他手端猎枪,在瞄准镜中再次看到南飞的雁。湖上冰封,剩几只孤雁栖迟。这次他的焦点没有落空,扣下扳机时画面泛红。

林彦俊射中五只,在所有少年中得数最多。带他们来猎雁的人姓张,少年们管他叫张教官。男人夸林彦俊眼神精准,问他是否愿意去军中受训,做狙击手...

 

[长得俊]私人拥抱(12-end)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尤长靖陷进一场断断续续的长梦,梦境宽广过分,找不到出口。

这梦起初很吵,耳边炮火连天。他站在回响不穷的空房间里,四面都是冰一样的镜子。尤长靖像从前一样审视一个个镜中人,一双双蜜色的眼里全是黏稠的忧。

镜中人们张口欲言,像要告诉他什么。他用手指按住嘴唇

 

[长得俊]私人拥抱(11)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尤长靖眼前一片黑,两手被结实绑在身后,任由身边人推着他走。耳边有脚步回声,气温很低,他忍不住打个喷嚏,声音就在耳边来回地响。

这通道应该很空很长,他想,不知道尽头是否有光。

黑衣人之一对他下手时,他没有做什么反抗。尤长靖知道自己是一时大意了,被带到别人的地头上,就是瓮中的鳖,反抗只会更惨。出手的是黑衣人之...

 

[长得俊]私人拥抱(10)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尤长靖到公司时,朱正廷已经一个人在会议室等他。可能因为闹过一轮,众人纷纷远离那扇不可说的门。助理说林超泽去开急会,让尤长靖搞不定再叫他。尤长靖心知这难题林超泽帮不上太多,回避已是作为老板的最大退让。

尤长靖进屋锁门,朱正廷坐在桌边,比他想象中冷静。

男人架着两腿,见他来了,并没有发火,也不多说,只扔了只笔到案上:

“你自己看着办。...

 

[长得俊]私人拥抱(9)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陆定昊顶着面膜给尤长靖开门,附赠一对前室友专用白眼:

“怎样?被大款赶出来了,才想到来找我这个落难兄弟是吧?”

尤长靖呵呵笑:“我知道你最善良了,不会不管我的。”

两人进屋,尤长靖差点被门口摆满的鞋子绊倒。他搬走后公司一直没有给陆定昊安排新的室友,后者就更加肆无忌惮,客厅成了一片狼藉的开放衣橱。

尤长靖好容易在沙发上找个地方坐下,陆定昊把车钥匙抛给他。

“...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