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杰芙]娱乐之家(3)

1 | 2

-------


3

陆定昊头顶毛线帽裹着羽绒服在12月的海面上钓鱼,心如止水。

派对后没两天,陆定昊就从林超泽那里收到一沓船舶入户登记的文件,他匆匆签过,转头便让助理帮着问有没有人要买游艇。他对船没什么兴趣,变现比较有安全感。

而董又霖在派对上说要教他开船,他也没当真。没想到时候这位少爷真的来敲时间,还提醒他这季节海上风大多穿一些。

年底日程满,陆定昊跟助理说这事的时候,助理沉默了半分钟,才边乔日程表边提醒他,董家树大根深,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别玩太疯。

陆定昊飞个白眼回去。就是因为树大他才不敢推,根深不深都不关他事,他最多不过蹭一片茵。

陆定昊不是没接到过富家子弟抛来的橄榄枝。他能撒娇会卖乖,虽然都是场面上拿来讨喜,私下里也总会有人把那当做错误信号理解。好在背后有林超泽这样一个尽职老板帮他挡,他自己也在吃了许多委屈后,渐渐学会一些虚与委蛇,不至于因为地位吃亏。

董又霖和那些人没什么不一样,又不大一样。

其他公子哥请他上船,多半是酒色派对,要他光鲜亮丽点热场子。而董又霖接他上船时却看着他的修身大衣皱眉,进了舱又掏出一条羽绒衣给他,说会很冷,让他穿上。

董又霖穿皮衣,很适合海上运动的款式。陆定昊没看出牌子,材质和设计却都是一流,不知是哪家高定。而他自己被裹成一颗红鸭蛋,圆滚滚一颗,的确有点输阵势。

陆定昊吸吸鼻子,任董又霖帮他把拉链拉到下巴,没说什么。

董又霖有游艇驾照,经常自己开船出海,但这次还是喊了个船长同行。陆定昊被董又霖带着去驾驶室看人掌舵,只觉得仪表盘看得眼晕。

董又霖循循善诱,跟他讲舵角舵效,怎样是转怎样是回,陆定昊被乱七八糟的陌生信息打得脑子都瓦特了,只能嗯嗯啊啊地回答,听得船长但笑不语。

董又霖讲过一轮后心平气地问:“都听懂了么?”

陆定昊忙打起精神,用力点头。

董又霖扬唇,蛮有成就感似的:“那等一下你来掌舵试试。”

陆定昊嘴巴一瘪,怂了回去:“不了吧。”

船长噗嗤一声笑了。

董又霖眨眼,似乎不明白。陆定昊眼珠溜溜一转,拉住他胳膊,不动声色地把人往驾驶室外面带,问:“不说这个啦,我们等下有什么安排?”

董又霖被推得自然,毫无觉察:“等下我们钓鱼。”

陆定昊哈了一声,有点愣。

“我都准备好了。”董又霖脸上又露出那种认真完成任务后等待表扬的神情:“你不是说喜欢平淡一点么?这边冬天海钓很棒。”

陆定昊总算明白他为什么三番四次提醒自己海上风大。而他也确实没想到,这位少爷单独邀他上船,是想在十二月里顶着海风钓鱼。

此时他手握钓竿盯着平静的海面已经呆坐了一个小时,鱼不给他面子,纷纷往身边人的钩下跑。陆定昊一边抱怨连鱼都是势利眼,一边反思自己是不是活得太浮躁了,需要学习一下身边这位少爷的佛心。

董又霖一开始钓到还向陆定昊开心地展示一下,后来双方相差实在悬殊,连他都感受到陆定昊一无所获的惨烈,也渐渐住了嘴,无声地收线放线。

可能双方都确实沉默太久,身后只有桶里的鱼扑腾出的水花声。董又霖扭头看一眼陆定昊,欲言又止。

陆定昊对眼光向来敏感,侧头一笑:“怎么啦?”

董又霖想了一下,问:“你是不是不开心?”

陆定昊看他目光,很真诚的小心,因为太真了,像昂贵的珠宝。陆定昊十分想要,又不敢碰,怕赔不起。

“会不会太无聊了?”董又霖摸摸鼻梁:“你今天话很少。”

陆定昊看着他,抿抿唇:“没有啦。”

他脑中有两个人格打架,小太阳和陆小芙争抢这一份珠宝,各自都觉得自己的手段更适合。他吃不准眼前人更想要哪一个,或许哪个都不是他想要的。

“啊,我知道了。”

董又霖一锤手,陆定昊愣住,疑惑看他。

“你私底下就是这样的,是不是?”董又霖眼里一亮:“平时讲很多话,休息的时候话很安静。跟我想的一样。我有朋友也是这样……哦,是跟你相反。平时没什么动静,但私下蛮活泼的……”

陆定昊听董又霖说朋友,说私下,说他想的,品不出自己心上滋味,却忍不住打断他:

“你是真的想跟我做朋友么?”

董又霖停下,嘴巴微张。陆定昊觉得自己失言,又实在难以自制。他向来憋不住,也从来不想憋。

“不算是。”

董又霖歪一下头,看着陆定昊的眼:

“我想做你男朋友。”

海上不知何时起开始阴天,云铺起来,天光参差落在董又霖脸上,忽明忽暗。那人眉间坦然,陆定昊耳边还有想逃生的鱼扑腾出的水花声,许久无法说话。

他们相视很久,陆定昊手上一沉,忙回头看,他面前的红色浮标动得厉害,可能是起风。

竿头几乎没下去,陆定昊反应过来,大叫一声跳起来:“钓到了!”

他手忙脚乱,匆匆收线,没想到水下的猎物比想象中凶狠,拽得他身体前倾。董又霖忙起身,从他身后护住他,两手握住鱼竿,帮他摇杆。

陆定昊使劲全身力气,也无暇关注两人的姿势,靠在董又霖怀里往后扯,能感觉到那人紧绷的肌肉,臂弯胸怀都很结实。陆定昊本人很瘦,细细长长难免重心不稳,被鱼竿扯得踉跄。董又霖两臂夹着他的腰,用力向后拉。

“这什么啊?不会缠到礁石了吧?”陆定昊边使力边哭笑不得。

“不会。”董又霖后腿发力,姿势比他熟练:“在动的。不要急,我数一二三,往后拉,像拔河一样。”

陆定昊答应着,听董又霖在他耳边沉稳发令,声音很轻,没用力似的:

“一、二、三——”

陆定昊拼出吃奶粉的力气,腰间被陡然发力的董又霖锢得生痛,只看见海面上白色水花浪似的溅起来。

他眼前一花,手上失了重,整个人往后倒去,叫出声来。

一条将近一米长的海鲢落在甲板上,发出砰然巨响。

陆定昊被扬了一脸的水,咳嗽着抹干净,一股子海味。看清身边张牙舞爪的鱼,惊吓先大过惊喜,尖叫一声就往身后人怀里扑。

刚做了肉垫的董又霖忍不住笑,环住他的肩喊船长。陆定昊把一脸湿都蹭到那人衣服上,不小心脸颊就擦过对方脖颈,烫到似的一颤。

船长闻声冲出来,哈哈大笑着骂了声粗口,夸他们厉害,回身去拿保鲜箱。

陆定昊喘了半天,才从董又霖怀里探出头来看。鱼还在挣扎,尖牙都露出来,吓得他又兔子似的缩回头去。

董又霖声音中有笑意:“没事的,它很快就没力气了。这种鱼很难钓,你看,还蛮漂亮的。”

陆定昊慢慢转头,那鱼确实动作小了很多,尾巴都蔫下去,一身花纹耀眼。陆定昊壮着胆子看了一会儿,露出十分嫌弃的表情:“哪里漂亮了?你什么审美啊?”

董又霖卡住,船长拿着保鲜箱冲出来,边笑边绑鱼,问还坐在甲板上的两人:“这么大的家伙可难得,你们要不要拍张照片?”

陆定昊一愣,才发现自己被董又霖扎实抱了很久。可能是名贵皮衣贴起来太舒服,才让他毫无觉察。

他惊醒似的,忙爬起来。董又霖伸手扶他,他没搭。那只手臂就白白在空中温暖坚实了一阵,收回去了。

陆定昊理理头发,身后董又霖也站起来,问他:“要拍照么?”

陆定昊看着那条龇牙咧嘴的鱼,心跳得还很厉害。船长把鱼往他手里递,他不禁叫一声,跳到董又霖身后。

船长和董又霖都笑起来,陆定昊深觉自己的男性自尊受辱,一咬牙一跺脚,下巴一扬:“拍就拍,是男人没什么好怕的。”

董又霖憋着笑,把鱼接过来,看起来很轻松,问陆定昊:“你要不要摸摸看?”

陆定昊被表象唬住,学着董又霖的姿势握住鱼尾巴,董又霖看他动作,点头:“我松手了哦。”

董又霖手不大,看着白白嫩嫩,孩子似的。陆定昊却没想到对方一松手,他就差点被扭动的鱼尾甩脱臼。

“不行不行你快点抓住它!”

董又霖忙把手握回去,慌乱之间,把陆定昊的手也包进去。陆定昊松口气,又有一口气吊起来,胸口顶得发慌。

“就这样,看这里。”

船长举着手机,对他们笑出雪白牙齿。陆定昊只好端出标准假笑,嘴角还湿漉漉,指尖被人握得生疼。

拍完照,船长把鱼锁进箱子里。陆定昊看了一会儿甲板上的鱼竿,又举起手,闻了闻上面的鱼腥味儿。

董又霖夸他:“你运气真是好,我出海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在冬天钓到这么大的鱼。”

陆定昊眨眨眼,把手放下了。

“我运气很差的。从小到大,钓鱼从来都没有钓上来过。”他掏出纸巾,擦了擦手指和脸颊:“这鱼是咬错钩了,你才是幸运的那个。”

董又霖看着他,不知想些什么,伸手把他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又弯起唇角:

“这样擦不干净的,去洗个澡吧。”


陆定昊在花洒下冲热水,美瞳被熏得湿透。

他当然记得大鱼上钩前董又霖讲的话,却希望他们都能忘掉,只记得那条鱼就好。

泡沫有薄荷味,催人清醒,又让陆定昊想起刚刚在谁怀里闻到的味道,很贵。他是喜欢贵重,却喜欢也习惯自己去挣去争。他从小运气就不好,没钓到过鱼也没中过奖,每样得来都拼得辛苦。所以从来没想过哪天天上会砸下个山头似的利是来,逼着他开。

没有这样的好事。陆定昊想,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擦干净身体,换回自己的衣服。好在董又霖给他裹在外面的那层羽绒防风又防水,让他不至于一身鱼腥回去。只是弄脏人家的名牌,可能又要补一笔洗衣费了。

陆定昊走出去,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发,看见也洗过澡的董又霖坐在沙发上,正扭过头去看着窗外发呆。

董又霖听见声音,转过头来,啊了一声。

陆定昊扬起笑脸,问:“在看什么?”

董又霖呆了片刻,才挪出身边位置,让他坐过来。

“下雨了。”

“哈?”陆定昊贴着窗往外看,海面上果然密密绵绵,落下针似的雨点。

“那条鱼来得很及时。”董又霖慢悠悠地说。

陆定昊一怔,听出几层意思。

“雨好像越来越大了呀。”陆定昊眨着眼,声音轻快:“我们不会困在海上吧?”

董又霖笑笑:“不会。船长经验很足,只是会有些颠簸。”

陆定昊从沙发上跳起来:“那就好。我渴了,这里有牛奶么?”

董又霖看着他,似乎又在走神,陆定昊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两下,他才啊一声。

“有的。”董又霖站起身:“你要加热么?”

陆定昊想说我自己来,董又霖的动作却太流畅自然,没给他半点余地。

他只好点点头,又补一句:“要热出奶皮的那种。”

董又霖颊上露出酒窝:“知道了。”

他把牛奶杯放进微波炉,嘀的一声,包厢中只剩下微波加热的嗡鸣。

三十秒后,董又霖回头看他,眼神试探,问:“你……”

陆定昊当机立断抢过话问:“你最喜欢吃什么?”

“……鸡蛋。”董又霖缓缓答:“我平时健身,要补充很多蛋白。所以也会喝牛奶。”

陆定昊眼珠一动,笑出小白牙:“我第一次接广告代言就是牛奶。那时候我还是学生,生嫩得咧……我老喜欢那款牛奶了,经常带去给同学喝。我姆妈见人就讲,这是阿拉囡囡的牛奶,听得左右邻里都不好意思了。”

董又霖脸色渐渐柔和下来,听他讲,唇边有浅浅的涟漪。

“你上次说,你在L区有座大房子,是吧?”陆定昊停下来,放轻语气,问。

董又霖忍不住挺直脊背,点点头:“我在S市住过三年,外祖母也是S市人,所以听你讲话很亲切。”

陆定昊盯着他,眼里闪闪亮亮,是镜片的花纹,就看不清被挡住的瞳仁是什么颜色。

“我住在H区。”陆定昊扯扯唇角:“离蛮远的。”

董又霖微怔,唇边痕迹已经很淡。

陆定昊笑着说:“你晓得么?有人说,L区是不讲本地话的。”

董又霖无措地张张嘴,身后的微波炉传来嘀嘀声。

陆定昊径自走过去,取出牛奶杯,用袖子包着滚烫的杯壁,吸一口上面白色的泡沫。

他满足地眯起眼,又看看一边的牛奶盒,啧一声:“进口牌子是吧?林超泽每次看了都要说是骗钱,他说买本地郊区牧场的鲜奶最合适了。”

“陆定昊。”董又霖忽然开口,声音很沉。

窗外风很大,陆定昊心头一跳。

他想转眼去看那人,心跳又太快,生怕这一转眼就露了怯。他已经把话讲足七分,那人是听懂了,才会是这个语气。

他不喜欢被人这样指名道姓地叫,太认真了,像被人咬在嘴里。陆定昊在L城这些年,从小虾米一点点长大,不想大鱼的利齿一咬下来,就让他原形毕露。

陆定昊吸口气,刚想回头,身子就歪下去。

船舱凶狠地一晃,他手上的杯子握不稳,甩脱出去,人也倒向前。

陆定昊的头撞进几乎已经熟悉了的胸怀,隔着织物的火热温度,被温柔掩盖的坚硬。那人又伸手抱住他,手臂不长,却十分有力,像护食的小兽。

陆定昊抬起头,董又霖看来有些紧张:“你有没有烫到?”

陆定昊懵懵地摇头,船又晃起来。董又霖扶着他,坐回到沙发上。

广播里传来船长在驾驶室发来的声讯,说起了风暴,附近有小漩涡,暖气机坏了。让他们不要四处走动,做好保暖。

董又霖让陆定昊坐好,自己去柜子里抽了毛毯和大衣出来。陆定昊扶着把手看一片模糊的窗,脑子和心一样被卷进潮里。

身边的暖热一点一点散去,他脚下又凉起来。陆定昊这才想起,外面是冰冷的十二月的海。连生港终年不冻,冬天却还是冬天。

厚重柔软的毛毯落在他腿上,陆定昊扭头,董又霖在颠簸中站得算稳,对他抱歉似的笑笑,半跌坐到他身边。

陆定昊下意识把人扶稳了,董又霖拿出大衣:“只剩这一件了,给你。”

陆定昊看一眼他身上单薄的卫衣,没犹豫太久:“一起穿啦。介意什么?”

说着,自己动手套上一只袖子,把另半边衣服绕到董又霖身后。

董又霖愣愣地接过,反应片刻,才套进另一只袖子。两个人被包进同一件大衣里,身体挨得很紧,气味都融化做一团。

凉风从前襟漏进来,陆定昊嘶了一声,董又霖忙伸出一只手,扣上大衣的扣子。

陆定昊任他忙碌,系了几只扣子,才觉得哪里不对。

他低头一看,哭笑不得,在董又霖胸前锤了一记:“你会不会系扣子啦,这是我衬衫的扣子呀。”

董又霖啊一声,等看清楚,自己也笑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晃得太厉害,看错了。”

陆定昊只好把扣子解开重系。手刚伸到扣子上,就被另一只手盖住了。

“就这样系着吧。”

董又霖声音就在他耳边,离得太近,是形势所迫的天灾逼的。

还是人祸呢?

陆定昊抬起头,那人的脸就在他眼前,他被迷惑过的乌黑,不敢信的清澈,好像也被风暴搅乱了。

董又霖的手从他手臂移上去,在大衣的覆盖下,步步为营,小心翼翼,落在他颈上。

陆定昊想,他头发还湿着,不知有没有沾湿那人的手指。

颈上的手指按下来,他不得不低下头去。

唇与唇相碰时,陆定昊闭上眼,仿佛看到风暴里的白色闪电。

他们只碰了一下,又分开来,吐息落在彼此脸上,口鼻都慌乱,谁也不比谁熟练优雅。

陆定昊听见远处传来的隆隆雷声。

他被人吻住,这次久一些,他们从舌尖交换还热着的奶味,温柔至极。外面雨太大了,他想,这只是取暖。

到身上已经烫得厉害,陆定昊脑中警铃才响,不轻不重地把人推开了。

董又霖没有坚持,只看着陆定昊微微喘息,仍挨在他胸前,勉强撑开一点安全距离。陆定昊看见董又霖唇上的齿痕,有些愣神,又扭过头,不想承认自己做过什么。

董又霖的手离开他的后颈,覆到他撑在两人之间的手上。

是小巷里青花石上的落雨,不压人。

“我确实不怎么会说S市的本地话。”董又霖说。

陆定昊手背耳边都被烙着,船还在风暴中颠簸,人却溺进山谷中的迷雾里。

雾比雨温柔,也比雨迷人心智。

董又霖摸摸他背上的湿,又说:

“但我会做一些本帮菜,你要不要尝一尝?”

浪拍在窗户上,陆定昊胸口也被拍着,不得不迎。

他叹口气,松了撑着的手,倒在那人胸口上,再听不见浪,只听见声声沉稳心跳。

陆定昊闭了眼,应一声:

“好的呀。”



4

评论(141)
热度(1271)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