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杰芙]娱乐之家(2)

1

-----


2

陆定昊一个人在酒店房间刷手机,刷到屏幕时间也变成四位数。而他脑中有四位数字溜来跑去,鬼一样缠人。

他眼睛酸涩,跑去冲睡前的芝麻糊,拨通一个号码,没人接。

又拨一个,对面一片喧嚣,鼓点配尖叫。他喂了几声,没有回音,只好挂掉。

他身边这群狐朋狗友个个夜生活内容丰富,这个时间乖乖窝在家的想来也只有那人。

陆定昊叹口气,边喝芝麻糊,边给尤长靖打电话。

两声长鸣后,听到软绵绵一声:“喂,怎么了?”

陆定昊笑了,心被安下去,语气却扬起来:“你怎么回事?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

尤长靖嗫嚅两声,不知在做什么,片刻后才接着讲:“最近事情比较多,蛮累的。你在那边怎么样?”

陆定昊又挖苦他活在娱乐圈却没有性生活,被尤长靖敷衍过去,问他跟大导合作得如何。陆定昊就开始讲山里和尚一样的日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飞进房间的蚊子比拳头大。某位二线小花在大导面前装清纯高雅,经纪人来送补给的时候却从打翻的箱子里掉出两盒安全套。组里戏霸多可怕,盒饭多难吃,导演骂人又凶。总之把自己讲得像黄土地里的小白菜,每天跟大自然斗智斗勇还要坚强绽放,听得尤长靖时而叹气时而哈哈直笑,劝他注意身体,保命要紧。

陆定昊嘴里哀叹着,仰面躺在床上,看头顶的白炽灯,人造的太阳,刺眼,又招引飞虫。

“你在那边是不是都没什么人说话?”尤长靖轻声问。

陆定昊嗯一声,隔着电话听对面呼吸。

谁都知道,陆定昊一个偶像剧鲜肉小生,综艺常客,和这个深山老林中一场戏拍几十条寻找艺术表达的剧组十分不搭。他是挤进精致斋菜里的快餐番茄酱,调色鲜艳,但不得入口。

却不知抢了谁的眼,竟然有人想尝一尝。

而他怕会错食客眼神,又太不甘心。

陆定昊只是红红火火,并不想做烂番茄。

尤长靖跟他向来无话不谈。只是这次他还有一些事没讲,对方也留了一些话没说。尤长靖分寸感极好,陆定昊心里欢喜这样的人。他是做不到那样的。他做自己做惯了,不想改。

电话那边像有风声传过来,尤长靖轻咳两声,说可能要挂了。

陆定昊想起什么,说:“你注意嗓子呀。家里的龙角散我拿了两包过来,剩下的还在电视下面的柜子里,记得吃。”

尤长靖支吾,说知道了,道过晚安,就挂了电话。

陆定昊又看看时间,太晚了,确实该各自晚安。他爬起来,倒掉没喝完的芝麻糊,从行李中取出龙角散。

药片长得像糖果,入口清凉。陆定昊含进嘴里,喉间通透,想,他自己有药,便宜好用,不必去拿别人的。

这夜他睡得不安稳。第二天助理看他眼下两团黑,惊讶地问他是不是压力太大。陆定昊晃着脑袋做脸部伸展运动,只说蚊子太多。

这天导演和主演来得都晚,气氛微妙。大导看见缩在角落里看剧本的陆定昊,笑了,问:“怎么?转性了?”

陆定昊一脸刻苦学习状:“您的剧本太深了,我要努力领会精神。”

大导摇摇头路过他。陆定昊用眼角余光在场内环视一周,没有发现那道身影。

过一会儿助理拿着早饭来了,两眼洋溢着陆定昊熟悉的光辉。

果然,坐下来开口就是惊天八卦。

“昨晚可热闹了。”助理吸口咖啡,把豆浆递给陆定昊:“女三和女二在董家少爷房间门口狭路相逢,撕了一架。”

陆定昊一口豆浆喷出来。

助理靠太近,一脸狼藉,边擦边笑:“这料是蛮劲爆的,你反应也不用这么大吧。”

陆定昊咳得厉害,抚了半天胸口,停下来时,心跳仍如擂鼓。

他听着鼓点在血管里脉脉,依旧照惯例挖苦:“制作太不会做事了吧?金主住哪一间房,怎么搞得人尽皆知的?”

“不是制作露出去的,据说是董少爷自己说的。”助理忍不住笑:“昨晚主创陪他喝酒,董少爷说山里条件苦,他带了些药品过来,有需要的可以去他房间拿。自己把房号报出来了,制作都没人敢拦。”

啪的一声,陆定昊手里的豆浆落到地上。

助理看着一地的白,两人都沉默了三秒。

“我还是喝芝麻糊吧。”陆定昊翻包:“跟豆浆没缘分。”

助理看看他,问:“那位董少爷可真是个妙人,简直不敢信这圈子里还有这种不谙世事的。你昨天陪他逛场地了?真是这种人么?”

“你不是都听说了?问我干嘛?”陆定昊半边脸埋在包里,声音闷闷。

“我当然还是信咱们小芙的这双慧眼了。”助理凑近他一些:“讲讲看。”

“讲个屁。”

陆定昊总算翻出保温瓶,把包往地上一放,脸上没笑:

“真呆还是假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嫌我没半夜挤到人家门口给自己加戏是不是?”

助理愣了,想去拍他的肩,陆定昊却直接站了起来。

“我要去对戏了,你慢慢吃。”

说完,给身后人留下一个一米八的背影,扬长而去。

这一整天陆定昊都不怎么讲话,抱着剧本十分入戏的样子,到中午才听说董又霖下午要来看拍戏。他听到这消息时正把便当菜里的干辣椒一枚一枚捡出去,餐巾纸上一小摊油红,无味而刺眼。

陆定昊看一会儿,把食余扔进垃圾桶,大咽白饭。

这段插曲很快就被他抛在脑后。大导很严,角色又难,他只能努力去学。不知为什么,他一笑大导就喊卡,要他再入戏一点,不要还当自己在台上跳舞。可陆定昊习惯了那种营业笑法,已经成了肌肉记忆,被反复打击得几乎要嘴角抽搐。

一场戏拍太多次,所有人的情绪都焦灼。陆定昊身处焦点,明明习惯了笑得灿烂,此刻却只觉得热,发不出光。

“你再想想。你十七八岁的时候,终于发现自己喜欢一个人,看见她了,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她看,那种笑法。”

陆定昊揉了一会儿脸,无视女主将信将疑的目光,说好。

导演再喊action,陆定昊看着对面的女主角,想像自己少年时站在弄堂深处,喜欢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披着湿漉漉的晨光,到他眼前。

他仿佛看见一对乌黑,是他喜欢的温润,小巷子里的雨后青石,巷外有人挑着扁担叫卖馄饨。他们看见彼此,像看见只有对方才知道的秘密,所以都不讲话。

陆定昊眨眼,吸口气,笑出来。

没人喊卡,他就着演下去,直到段落终止,场记说OK。

“这遍怎么样?”

陆定昊喊一声,看大导,才发现董又霖不知何时坐到大导身边,两人正低声说着什么。董又霖闻声抬头,与他对视。

陆定昊一怔,董又霖笑笑,对他比个OK的手势。

陆定昊有点懵,走到大导身边想看拍得如何,能听见董又霖讲话,又不甚分明:

“……嗯,没错,我觉得这个笑容……是对的。比较合……”

陆定昊心头敲得厉害,蹭到大导身边。大导看他一眼,扁扁嘴唇。

“算你过了。”

陆定昊跳起来喊声Yes,兴奋得要跳海草舞,周围人稀稀拉拉笑起来,大导训斥他赶紧回去接着练。

陆定昊乖巧答应着,看见董又霖用拳头抵住上扬的唇角,眼睛盯着他。

他心跳又乱起来,扭过头去。

第二天董又霖就离开了。这位少爷带来的插曲很快就在组里的闲谈中被茶饭洗淡,陆定昊也全情投身演艺与搞笑事业,渐渐忘掉自己和这样一个人说过话。

他们之间不过几个钟头的缘分。像是小时候在学校领导来视察,陆定昊作为班上最靓的崽被选出来带人参观新教室一样,本就是场面功夫。

陆定昊只是有些后怕,怕自己那晚万一像那两位小花一样给自己加太多戏,平白出丑。

然而那两位也有情可原。换做谁被董又霖那样认真地看,都要怀疑自己掉进白马王子下凡的偶像剧里。而他陆定昊赢在起点足够低,低到十分清醒。

笑笑可以,不会入梦。

他只是偶尔会想起某个人用生硬的方言讲,我在L区有一套大房子。

雨后青石一样的声音,润进耳朵里。

然后很快回神,内心实名辱骂一百遍林超泽,再投入工作中努力挣钱。

陆定昊戏份少,比较早杀青。杀青那天组里人献上一大把向日葵,被陆定昊狠狠吐槽,问是不是内涵他来剧组就是嗑瓜子的。组里人笑着起哄,他就趁势在大导头上插了朵向日葵合影。大导由他做了,有人酸溜溜地说,小芙真受宠。

陆定昊给那声音一记白眼,骄傲地挺胸:“我可爱嘛。”

出山前大导托人送他两本书,陆定昊珍惜地压进箱子底。这趟他也算满分完成任务,多得的都是他自己的。至于以后怎么用,也要看命。

助理送他回宿舍公寓,陆定昊进家门就发现不对。左右检查一番,尤长靖的房间竟然已经搬空。

他立刻打电话过去,没人接。

他又给林超泽打电话,对方只说尤长靖的确打了报告搬走,其他的就语焉不详。

陆定昊心头顿时生起一把无名火,将将爆发时看到地垫下面的字条,一看就是尤长靖的字,留了一个地址。

他心里这才稍微平静一些,自己下楼开车朝地址去,路上接到了尤长靖回过来的电话。那人温声细语地解释,他的火也散了一半。

却没想到尤长靖把他带进港景房。他屁股还没坐热,就得到一记暴击。

那天夜里陆定昊一个人回到宿舍公寓,窝在沙发上看午夜综艺。他没开灯,罐头笑声在空调房里被吹得干冷。屏幕里被整蛊的艺人被从天而降的冷水浇得丑态百出,陆定昊看到眼酸,忽然觉得无趣。

人喜欢看同类暴露,露丑露怯露点,都是一般道理。可人又喜欢把自己包起来,穿衣蓄发,腔调姿态,车子房子,全是带价码的外壳。

他们挣来挣去,不过为了挣一层壳子。

尤长靖说他被人包养了,陆定昊心中存疑,但没有问下去。

他不知道尤长靖到底是为了什么,却一定有个理由。他们都是一样清醒的人,知道自己擅长什么,想要什么。他还曾经跟林超泽开过玩笑,说自己和尤长靖撞型,是不是他选人眼光过于单一。

只是尤长靖想要的东西跟他不一样,对自己比他要狠,陆定昊想。

他想那样,又不想那样。

电视开始播广告,是他代言的某款饮品。屏幕上的小太阳笑得清凉,站在海边的别墅前虎虎生威。

背景别墅是贴纸特效,平平一层,卡通质感。陆定昊看着看着,忽然爬起来,用快递箱的硬纸壳剪了一个大房子形状出来。

他给这个纸壳房子画上两层门窗,拍了张照片发给林超泽。写道:“总有一天我要住进大房子里。”

林超泽工作狂人设不崩,半夜还回了他一个赞。

陆定昊又发一句我要奖金,对方抠门人设也不崩,再没回复。

陆定昊甩他两个看不起你的表情包,去冲今晚的芝麻糊。


董又霖再出现在陆定昊的世界里,是冬天的事情了。

他们公司有季度性的主题派对,L城名流都受邀,公司艺人也会参加。这一年来陆定昊和尤长靖在各种社交场合算是公司门面,然而尤长靖秋天闹出件大事情,说是回老家闭门录新专辑。陆定昊只好顶着麋鹿角在派对上独自美丽。

他单兵作战也习惯,卖萌讨巧从无二话。他在这城里打拼三年,圈子里的人基本都认识,加上自家主场,就更如鱼得水,十分耀眼。

派对场地走童话风格,气氛轻松,很快人和人都四散着或坐或站,笑声不断。陆定昊这边瘫在地上,半靠着岳明辉的膝边把人逗笑,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不是小芙,而是清清楚楚的三个字。

场上音乐欢快,那声音却像小巷里的雨花,听得陆定昊心头一抖。

他隔着14.8的美瞳看过去,董又霖端着香槟走过来。

陆定昊没来由地坐直了身体。

董又霖站到他身边,看看岳明辉,又看看陆定昊屁股下面的香蕉软垫,坐到软垫的另一边。

动作太过自然优雅,陆定昊下意识给他挪了位置。反应过来,先对自己惊讶。

“好久不见。原来你不戴眼镜也蛮好看的。”

董又霖对他举举酒杯,眼神柔和,却没有笑。

陆定昊很少有接不住梗的时候,张张嘴,啊了一声。

沙发上的卜凡不知看到什么,贴在岳明辉耳边讲了两句。岳明辉唇边笑容不变,眼神却冷下来,两人都站起身。

岳明辉看一眼陆定昊,笑了:“人家董家少爷过来,怎么叫人坐地上。喏,位置腾给你们了。”

陆定昊忙就势拉董又霖坐沙发,看卜凡和岳明辉离开。

两个人坐进沙发距离就变得很近,像是被柔软推挤,不得不相依。陆定昊心说刚刚走的那两个坐这种情侣沙发驾轻就熟,留给他和董又霖算怎么回事,面上还是笑一笑,拿杯酒压惊。

他又闻到董又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一时恍惚,竟觉得自己还在山里。

董又霖问陆定昊:“你跟他们很熟?”

“算熟吧。”陆定昊回神,端出笑来:“坤帮的人在城里出镜率很高啊。”

董又霖目光对着他,眼神定定的,陆定昊不知为何有些慌,只好喝酒。

“你喜欢混黑道的?”

陆定昊呛到,香槟差点便宜到对面人脸上。

他咳得耳朵发红,再看始作俑者,一脸无辜,好像还等着他答。

“我……没那个胃口。”陆定昊转过头去:“我喜欢平平淡淡。嗯,平平淡淡过好日子就好了呀。”

董又霖又看他一会儿,薄唇扬起来:“真巧,我也是。”

陆定昊很想跟身边的富少打一架,心里头说对对对,你在豪门里平平淡淡开拉菲,我在出租房里平平淡淡喝白粥,真他妈的巧出花来了。

“上次那部片子差不多剪好了,我看到了样片。”董又霖完全不知他内心起伏,继续话题:“你表现很棒。以后打算拍更多电影么?”

陆定昊清楚自己在那片子里表现是什么样子,董又霖这种场面话讲得太真诚,让他竟生出两分火气,干脆翻个白眼:

“我还是想趁年轻多拍几部偶像剧和爆米花片赚大钱,不能浪费我的美色。”

董又霖愣了一下,又点点头:“你说得对。”

陆定昊简直吐血,几乎放弃救场。

“其实……”

董又霖犹豫着开口,忽然被司仪打断。陆定昊眼前一亮,从沙发上跳起来。

董又霖猝不及防,差点打翻香槟杯。

派对上经常会玩些中场游戏,奖励些珠宝收藏之类的稀奇玩意儿。东西都是名流捐的,林超泽只是帮人打个名声,不必花钱。派对上的大咖们也对这些东西屡见不鲜,大多是借玩游戏来社交。

可陆定昊是真的想借此发家致富,每次派对上到了游戏环节都格外积极。台上林超泽看见狂奔到台前的陆定昊,不忍直视地别过头,催促司仪赶紧开始。

司仪拿出两只花球,被扔到的人要上台做双人对决游戏,奖品是王家新推出的私人游艇。

陆定昊听到游艇两个字就开始疯狂尖叫,司仪介绍过产品,请王家少爷王子异上台扔花球。男人向台下笑笑,眼角微弯,有些害羞似的。

陆定昊拼命摆手,没注意到身边的董又霖和台上人对了个眼神,往身边一侧头。

王子异垂眼一笑,摆了个蛮酷的姿势,把球抛出去。

陆定昊根本来不及反应,眼前就一黑。

耳边笑声如洪水,等陆定昊反应过来,自己一半身体已经被董又霖接在怀里。

他看看腰间坚实手臂,又看看从脸上滚落到怀里的球,被背上的暖热和场上的笑哄得胸口滚烫。

王子异在台上双手合十,眼神诚恳地不断祈首道歉。

林超泽笑得眼神微妙,咳嗽一声帮忙圆场:“好了好了,这个名额算小芙的。我们来看下一个。”

王子异这次不必帮人,又怕失手,干脆转过身去抛。

坊间著名的健身达人名不虚传,陆定昊盯着那只球从人群上空飞过,正落到孤独站在墙边的林彦俊怀里。

陆定昊整张脸都垮下去。

林彦俊脸色不比他好多少,一副吃了榴莲的表情,他身边的陈立农边鼓掌边笑,把人推到台前。

“为什么是你啊?”陆定昊放个白眼:“你不是很有钱么?跟我争什么游艇?”

林彦俊冷笑一声,反唇相讥:“不敢跟我玩是不是,怕了哦?”

陆定昊一秒斗志上头:“我会怕你?以为尤长靖没跟我说过你是游戏黑洞?我今天就要把你干下去!”

林彦俊二话不说飞身上台,转头对他勾一勾手指。人群沸腾,哄声不断,陆定昊撩了衣摆就要迎战,手上却被一团暖热按住。

陆定昊疑惑抬头,董又霖又拿两团乌黑看着他,唇角动一动:

“我替你上去。”

陆定昊一时哑口。这人手臂太有力,竟按得他动弹不得。

董又霖想想又说:“赢了奖品是你的。”

陆定昊来不及说什么,董又霖已经走上台。

他看着那人,有些不明白,又确实不知该如何反应。

董家少爷对垒青帮八哥,场面一时沸反盈天。陆定昊看台下气氛,知道这戏码已经坐定,而他还处在对角色的微微迷失之中,只好看董又霖如何接下去。

林彦俊看董又霖上来,倒没多说什么。司仪问董又霖没接到球怎么替人来玩,董又霖眨眨眼,认真反驳:

“我接到球了。”

陆定昊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这人一摆出那认真脸来,出口总要惊人。

“刚才,陆定昊和球都在我怀里啊。”

陆定昊耳边静了片刻,继而尖叫声四起,刺得他脸上红透。

“Jeffrey你少说屁话!”陆定昊喊了一声,大约是久经综艺磨炼出来的本能,在人群里反倒自在起来:“有本事就给我赢回来!”

董又霖微怔,很快笑出牙齿,对他点头。

陆定昊又抢了杯酒,豪迈地灌下去,喊着Jeffrey的名字给他加油。

这游戏过程比以往派对上的闹趴都火热,最终林彦俊黑洞人设坐稳,董又霖顺利得胜。王子异把钥匙交到董又霖手上,陆定昊在台下喊到几乎破音。

董又霖看着他笑,走下台来。

许是酒精作祟,又或是气氛使然,陆定昊就在一片喝彩声中扑进凯旋的白马王子怀里。董又霖把人接住,自然而然地抱着他转了一圈。

剧情太童话,被迫当恶龙的林彦俊都兜不住笑着掩面,连声说着crazy,陈立农把兄长拉回去。人群又热闹一阵子,才渐渐散开。

陆定昊从董又霖手上拿过钥匙,兴奋很久,才渐渐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扭头看董又霖,那人只温柔笑着,好像觉得他很有趣。

陆定昊摸一把胸口,用力到痛,才把心跳压下去。

他说过,笑笑可以,不能入梦。可这场梦靠笑声做引,勾得他走进来,竟然不想醒。

好像一切都美好过头,又差点什么。

董又霖看他表情,意识到什么,问:“你会开游艇么?”

陆定昊张张嘴,知道自己还在梦里,于是摇头。

董又霖从他手里拿过钥匙,指尖相擦,温度都失真。

“这周末有空么?我可以教你。”

陆定昊又点头。

他头脑沉沉,是梦中的眩晕感。

离开派对时,他已经和董又霖交换了联系方式。助理开车送他回公寓,车上还笑着问他什么时候跟董家少爷打得火热。陆定昊狠瞪他一眼,说不要瞎讲。

他回到公寓时,手机还在不断地震,许多派对上的熟人问他董又霖的事。陆定昊把手机捂得滚烫,掌心却一片湿凉,干脆丢到沙发上。

他对着镜子摘隐形眼镜,把星空似的潮湿镜片扔进垃圾桶,眼前又模糊起来。

今夜很长,他好像有一个可以怀念的光辉瞬间,为谁助威,跟谁拥抱,都是刚刚发生过,却记不大清了。

狂欢中人与人都是发梦,事后都成不可信。他一直记得,要醒着。

可为什么一定要醒着?

陆定昊倒到沙发上,看天花板上那团模糊又刺眼的人造光,觉得很困。

他在没什么温度的光下睡着,赤着的脚冰凉。

入睡前,陆定昊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钥匙。

他把钥匙落在那人手里了。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end

评论(193)
热度(2182)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