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杰芙]娱乐之家(1)

娱乐之家

--------------


1

陆定昊裹着军大衣从保姆车上钻进深山的冷雾里,边打喷嚏边跟路过的场记打招呼。

导演要取清晨的景,全组都倒时差半夜起来做工。陆定昊第一次跟这种类型的电影剧组,夹紧了尾巴和场工一个闹钟起床。主演还没到场,他已经在跟副导对词。

台词不多,陆定昊边对边开玩笑,代入经典电影的角色浮夸演绎,逗得副导哈哈不止,工作人员也纷纷侧目来看。导演在椅子上回头,笑着讲,山里的太阳还没升起来,你这小太阳倒挺会发光发热的。

导演讲的笑话,没人敢不笑。于是笑声四起,饱满的干瘪的振奋的疲惫的,落在地上比寒霜脆。

陆定昊摸摸后脑勺,露出一对小虎牙。导演对他招招手。

陆定昊听话蹦跶过去,抱着装满芝麻糊的保温瓶。

大导五十几岁,本国主流电影市场中的巨擘,人不算和气。陆定昊被林超泽带着见导演第一面的时候被对方气场震慑住,做完自我介绍还僵硬地比了个小树杈。林超泽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对面的导演助理尴尬咳嗽一声。

大导隔着墨镜盯他一阵子,只说,进组的时候把眼里的东西摘了,影响质感。

这就算上岗通知,对方对他这张脸表示满意。陆定昊感恩戴德一番,打包时还是留了一盒美瞳在箱底,想着杀青宴或者平时空闲时出去玩也有机会。未曾想大导的组纪律严明,进山如出家,基本上没有空档和娱乐时间。

组内有好几个他认识的演员,平时都是内城一线夜店的玩咖,在导演面前却纷纷拿起身段,恨不得吃长素念长诗。陆定昊学不来那样子,他本来就是综艺挂,掂得清自己几斤几两,场下依旧开三俗玩笑。

许是组里阳春白雪味太重,他这点萝卜白菜反倒能调节人肠胃,一来二去,竟成了组里的中心笑点。导演除了骂他几句演技,倒从来不指责他作风。陆定昊就被赐了金牌似的,在山里乖乖做他的搞笑事业。

此刻他大大方方拿着杯子站在导演身边,看取景器,没人讲话就问两句无关紧要的发散问题,偶尔吸两口芝麻糊,也不怕被骂。

大导看不出喜怒,听他插科打诨,问:“怎么不坐?”

陆定昊看他身边椅背上写的主演名字,咧嘴笑笑:“刚起来,坐下怕睡着了。”

大导冷笑:“看你没心没肺的,也会怕?”

陆定昊一愣,挺挺胸:“男人没什么好怕的。”

想想又怂下来,补一句:“当然该怕还是要怕的,我们老板常教我们保命要紧。”

大导从墨镜后头看他一眼,又看回取景器。场工吆三喝五地布景,光尚未布全,戏就无法按时开场。

“那你怕我么?”大导问。

“您是可敬又可爱,当然不可怕啦。”

“算你嘴甜。”大导掏出烟来,旁边人忙帮着点火。

大导指指身边座位,墨镜对着陆定昊:“那我让你坐这儿,你坐不坐?”

陆定昊眨几下眼睛,乖巧反问:“您说坐哪里?您腿上?那我得问问我老板行不行。”

大导拿烟的手停了三秒,大笑出声,不少人回过头来看。

大导很少笑,这一笑周围助理副导也都陪着捧场。陆定昊没事人一样喝芝麻糊,在一片笑声里做风暴眼。

这话一上午就传出去,说组里的小鲜肉扬言要坐导演大腿。中午陆定昊和助理在车上吃便当,助理把这事说出来,权当酱菜下饭。陆定昊20岁出道,一路浮夸人设不改,这三年来两人对这种风言风语早已习惯。

陆定昊吃饱了,跳下车活动筋骨消食。隔很远,看见几个制片组的凑在一起抽烟,不知在等什么。

再然后,就看见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开了进来。

陆定昊被唬得打了个嗝。

几个制片车前车后的招呼着引导,停车场地方很大,陆定昊知道那边是离片场最近的优越位置,他只能抻着脖子看。

车上人走下来,身材挺拔,戴着墨镜。一身整洁的休闲西装,配得却是运动鞋。头发一丝不苟地拢起来,乌黑,衬出雪白额头,弧线优越。

陆定昊戴着黑框眼镜,被那人腕表的反光刺到眼,在脑子里搜罗一番,很快对上号。

是董家的董又霖。

董家这位少爷平时极低调,背后却资本惊人,他只在少数几次L城的名流宴会上见过这人,却从未打过招呼。

他虽算是公司的当家小生之一,在那种场合也是镶边戏子,越级访问没必要。陆定昊不缺,也知道自己适合什么类型的社交。

他听说过这部戏有董家的投资,毕竟他自己也是靠林超泽的投资进组。但董又霖开着耀眼豪车跑到深山里来,确实叫人惊讶。

董家家业太大,子孙繁茂。董又霖平时一声不响,不知在家族这一代里算几番。陆定昊听坊间八卦,说董家老太爷最近几年就要定继承人,有一连串考核计划。加上前些日子林超泽提到董家的娱乐版块可能要换新人掌事,陆定昊聪明的脑袋瓜前后联系一下,大致推出端倪。

助理也下车来看。陆定昊就咋咋呼呼拉着她去围观豪车,从车头灯到车后的小猪贴纸都啧啧一遍,兴致颇高。

助理问他什么时候自己也换一辆,陆定昊翻个白眼:“问林超泽!我的钱都要存起来买大房子的,他什么时候给我买房我就什么时候买车。”

身后传来女人的笑声。原来是女主演和大导走过来,身边陪着豪车的主人。

陆定昊隔着比啤酒瓶底还厚的镜片看到董又霖摘下墨镜的眼,也是乌黑,背靠深山,像鹿。

大导又招招手,陆定昊听话上前,打招呼。

“陆定昊,林超泽带来的小孩,这次演的就是你上回说很喜欢的那个角色。”大导抽烟,袅袅喷向陆定昊的脸:“挺懂事的,让他带你逛逛片场。”

陆定昊愣住,同时定了的还有女主角的脸。后者不动声色,娇笑着向大导迂回:“董少爷好容易来一趟,小芙初来乍到的自己都还不懂,不如我陪董少爷看看?”

大导冷哼:“你这场戏还没拍完,就赶着演下一场了?”

女主角脸色差点垮下去,陆定昊忙打圆场:“姐姐,你今天通告排了五场戏,我看你午饭都来不及吃,腰又累细了吧?组里其他女孩子都要妒忌死。”

女主角动动嘴唇,并没有笑。陆定昊拉拉董又霖衣袖,他平时常撒娇,这动作做来也不突兀。董又霖似乎愣了一下,却领会似的,一拉就站到了陆定昊这边。

“我这闲得发慌,董少爷这么重的任务,你就先给我个学习机会。”陆定昊两手合十:“晚饭前肯定完璧归赵。”

女主角这才不得不笑:“说的什么话,董少爷又不是我的。”

两人总算可以调笑,大导丢下一句陆定昊你别给我丢人,转身就走了。

陆定昊松口气,再看身边这尊大佛,挂上营业微笑。

“董少爷……”

“你好,我是Jeffrey。”

男人向他伸出手,陆定昊呆了好久,才啊一声,伸手回握。

“你好,我……是陆定昊。”

“我知道。”

男人点点头,眉宇间尚有一派正经稚嫩的少年气,十分认真。

陆定昊干笑两声,心底三炷香直冒青烟:好嘛,是个天然。

陆定昊带他往场地走,董又霖边听他讲这边布局,边点头,忽然问他:

“他们为什么叫你小芙?”

这和他们走过的正题都无关,陆定昊噎了一下,还是答:“呃,你看过那部卡通片么?我戴眼镜的样子像不像里面那个叫小芙的角色?”

董又霖仿佛陷入沉思,可能在认真回想卡通角色。陆定昊咳嗽一声,压扁声音开始模仿起人物台词来。

董又霖没笑。

陆定昊模仿了十几秒,配合唐老鸭式机械舞,看着面前人无动于衷,只好叹气。

“好好好——整段垮掉。你觉得不像就算了,反正有人觉得像……”

“像是像的。”董又霖歪歪头,依旧没什么表情:“不过不大一样。”

陆定昊放过自己,带他往前走,听见那人又说:

“你比较可爱一点。”

陆定昊确凿觉得心跳漏了一拍,怀疑听错。

他转头看董又霖,那人目不斜视地盯着刚刚介绍过的外景场地,很投入的样子。

感受到被人看着,才回看他,问:“怎么了么?”

陆定昊清清嗓子,托托眼镜:“没事。”

他把这趴过滤掉,带着人从几个外景场地逛到后台。陆定昊交际广,一路上跟威亚师傅、替身、盒饭大爷都打过招呼,他记得所有人的名字。董又霖跟在他身边,也一一问好,张嘴就是:“你好,我是Jeffrey。”

到后来陆定昊终于失笑:“你不用跟所有人自我介绍啦。”

“名字很重要。”

董又霖认真眨眨眼,看得陆定昊又心跳乱了一拍。

“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是我同人交往最基本的礼节。”

董又霖看着他,陆定昊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转过头,在无人处牵牵唇角:“你家教真好。”

他又带董又霖转了个把钟头,脚下已经发酸,衣上透出汗来。董又霖体力倒很好,脱了外套,挽起衬衫衣袖。陆定昊看那人露出的半截小臂和衬衫下曲线,很快就转过眼。

“这个点太热了,我们去咖啡馆坐坐吧。”

陆定昊牵一把他垂在手臂上的外套,用力不大。董又霖却又被磁力吸引似的,紧跟着他动。那一步间,陆定昊能闻到对方身上古龙水的味道。一线牌子,不花哨的香型,不知是他身边人还是这人自己选的,在他鼻翼下浮动着,仿佛一张金纸名片。

陆定昊搓搓鼻子,加快步子,和身后人拉开一段距离。

说是咖啡馆,其实只是剧组临时搭建的饮品凉棚。山里昼夜温差大,棚子里早上热豆浆中午冰可乐,东西倒蛮全。董又霖点咖啡,陆定昊要花茶,两个人坐在质感粗糙的桌椅边面对面,董又霖先开口。

“我还是第一次来片场。”男人看看不远处的山林:“拍片比我想象中更辛苦。”

陆定昊咬着吸管,笑了:“这个剧组算蛮好的啦。可能因为导演和演员都很大牌吧,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都不缺的。小剧组里哪里会有这样的地方喝现磨咖啡和花茶?饭里没沙子就算好了。”

董又霖回头看他,陆定昊眼睛一眨,福至心灵,双手合十地拜他:“还要多谢您的喂养,才能让我们在这片土地上茁壮成长。”

董又霖总算笑了,薄唇翻开一点,通透干净:“你词蛮多的。”

陆定昊眼前一花,低下头笑一笑:“都是为了生活,生活不易嘛。”

“听你口音,是S城人?”

陆定昊嗯一声,听见董又霖说:“我也会说一点S城的话。”

紧接着,陆定昊听到那人用略微生硬的S城方言说:“我在L区有一套大房子。”

陆定昊瞪圆了双眼,猛抬头:“什么意思?炫富是吧?”

董又霖被他的气势汹汹吓笑了:“不是的。我只是听到你刚刚讲,在攒钱买房子。”

陆定昊也见好就收,松下嘴唇:“我开玩笑的。你讲得蛮好听的。”

“做演员很辛苦么?”董又霖端着咖啡杯问他。

陆定昊看那人腕上的表,欠唇道:“还好啦。哪一行不辛苦?你看大导如今多风光,当初也是苦过来的。我们老板以前白手起家,也是这样的。总之我的人生信条就是越努力——越幸运。”

陆定昊边说边握拳,用很大力气挤眉弄眼,董又霖被逗得不得不放下咖啡,笑了一阵子。

“你好有趣。”董又霖停下笑,眼里又两团乌黑:“怪不得导演那么喜欢你。”

陆定昊骄傲地托托下巴:“我的可爱是与生俱来的,不然怎么做这一行呢。”

一般人听到这话都会奚落他一番,或不忍直视地转过眼去。董又霖却盯着他看下去,直看得陆定昊再也骄傲不下去,也可爱不下去。

“陆小芙。”董又霖又念了一遍:“这名字也很可爱。”

陆定昊听他一字一句念这三个字,后颈上一阵麻,忍不住要咳嗽。

好在这时董又霖接到电话,站起来到一边去接。陆定昊有片刻稍息,看着远处打电话都如同拍广告的男人,猛吸花茶。

这人的确是极品。

多金有礼,一张人畜无害又高级的脸,身材和品位都好。陆定昊这几年在L城的圈子里也算阅人无数,这样近距离地聊,知道这人并不是真的天然,反是一呆遮百撩,有许多巧妙的小心思,并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这些小心思用在谁身上,沦陷都是迟早。陆定昊嚼着嘴里吸上来的花瓣,满不在乎地别别嘴唇,想,反正不会是他。

那句格言在他身上一体两面,在很多人身上都是。他们都是努力归努力,而幸运始终是归给幸运者的。两种人,两种活法罢了。

那层古龙水的香气又蔓延开来,天气蒸腾,熏得陆定昊摘下眼镜去擦。

等他再重新看清这个世界,董又霖已经打完电话,站回他面前。

“谢谢你陪我认识这里,跟你在一起很开心。”

董又霖对他点头,语气虽轻,话却太正式,弄得陆定昊忍不住站起身来,咳嗽一声,不知该不该和对方握手。

“我听你好像一直在咳。”

董又霖伸手,很自然似的,摸摸他的喉咙。

陆定昊颈上像被羽毛拂过去,胸口也被羽毛塞满似的,一片轻飘飘的饱胀。

“我会在这里住两晚,来的时候带了一些治嗓子的药,蛮好用的。”

陆定昊哈了一声,这次声音真的哑了,却不知为何。

“你手机给我一下。”

陆定昊张张嘴,把手机递出去,有些不知道对面人的套路了。

董又霖在手机上输入些什么,陆定昊以为是号码,拿过来看,却是四位数字,脑中辨识出这是什么,就目瞪口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是我的房间号码。”

陆定昊觉得眼镜似乎又起了雾,世界都不分明起来。

董又霖对陆定昊笑笑,眸里依旧乌黑,无辜得像山谷中刚学会狩猎的幼兽。

“今晚你可以过来拿药,我会等你。”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end



评论(176)
热度(2843)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