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长得俊]私人拥抱(6)

1 | 2 | 3 | 4 | 5

-------

6

尤长靖花了两杯茶的时间向陆定昊坦诚来龙去脉。对方在听的过程中还摘了美瞳换了框架,说眼睛干。

为了避嫌,尤长靖全程隐去了林彦俊的名字。陆定昊听完,没有露出往日错过八卦事件的末日级惋惜,也没有劝他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只沉默片刻,问:“那个人今晚会来么?我还能住么?”

尤长靖愣了两秒,看手机,林彦俊还是没有回复。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

陆定昊揉揉眼睛:“那我待会儿还是回去吧。”

尤长靖动动嘴唇:“或者我们出去吃晚饭。”

“你还敢吃晚饭?”男孩的脸一瞬间鲜活起来:“给我乖乖待在家里喝减肥茶!”

尤长靖抻长音哦了一声。

陆定昊又看了看尤长靖,拍拍他的手背:“其实还好。”

尤长靖没说话。

“都还好。”陆定昊看着房中的落地窗、音响和餐桌上的花:“不要想太多。”

尤长靖从鼻子里轻轻应一声。

“尤长靖。”陆定昊忽然叫了他的名字,尤长靖肩膀一抖。

“你虽然看上去又懒,又馋,只知道吃,还经常笨手笨脚,但我一直很佩服你。”

陆定昊叹口气:“你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也太会要,从来不留退路。我有时候觉得你好可怕,这世界上没有你这样的人得不到的东西。”

“……我么?”尤长靖眼底有东西涌上来,又按下去:“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你明白我的意思。”陆定昊看他许久,直看着尤长靖垂下眼去。

陆定昊无所谓地一撇嘴,站起身来奔向落地窗:“反正我们是塑料兄弟情,我只知道你又懒又馋就好了。”

尤长靖无奈眯眼:“要这样么?”

陆定昊又闹着拉他在落地窗前疯狂自拍了许多张海景图,传授尤长靖陆氏独门P图108法,到天黑才满足离开。

尤长靖收好小太阳带来的减肥茶,给自己冲了一包。林彦俊还没有回复他的信息,似乎有些反常,可尤长靖听林超泽提起过,林彦俊回人信息是很慢的。

或许这才是常态,尤长靖想。

这晚他很早洗漱,穿着睡衣趴在落地窗前写本子。耳边的歌很慢,唱的人悲伤又深情,听得他渐渐放下了笔,看一会儿窗外。

连生港依旧光芒璀璨,大路上车水马龙。港口边的摩天轮转过一圈又一圈,太多来瞻仰这片圣地的人。L城,尤长靖心中默念,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想来这座城市唱歌。为什么是这座城市?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房间、这扇窗?他在窗边做什么?没有合适的答案,新问题却层出不穷。

他在等谁。

尤长靖看手机,已经凌晨一点,没有新的信息。

他打个呵欠,起身关灯。


接下来整整一周,林彦俊都没有消息。

尤长靖立过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他发给林彦俊的消息,只要对方没有回复,他就不会接着发第二条。这是他给自己的工作守则。尤长靖怕越界,怕越来越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更怕对方感受到自己的无知。

这周尤长靖还是照常工作,一个个通告打钩,每天十几个小时脸上带笑,偶尔照镜子时,才察觉苹果肌酸痛。他每天打卡跑步按时练声,助理表扬他减重很快,他自己倒没什么感觉。

可能只是因为没吃夜宵。

尤长靖不是没担心过林彦俊出事。他也是这时才发现,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关系看来有多深,实际就有多浅。他不知道这个人真正住在哪里,每天在做什么,身边有哪些人。尤长靖只有那间公寓,他与他在那个空间里亲吻做|爱,共享食物,敲对方浴室的门。他见过他的酒窝,但茫茫人海里,尤长靖并不能靠两只酒窝找到一个人。

林彦俊没消息后的第五天,灵超来公司找尤长靖,照例学唱歌。尤长靖看着灵超的脸,想起他说的坤帮和青帮在做生意,有意无意提到林彦俊的名字。

灵超立刻说昨天还在酒吧看到林彦俊,尤长靖心如擂鼓,嘴上平静严厉:“你小小年纪的,去什么酒吧?”

“我洋哥带我去学谈生意。”灵超一扬下巴:“不过不是跟林彦俊。他好像有别的事。哦,对了,你听不听八卦?”

尤长靖把眼色压得很实,唇边挂起笑来:“什么啦?你们那些事情我听了不会有杀身之祸吧?”

“没那么严重。”灵超扬扬手:“洋哥说林彦俊这两天好像谈恋爱了。”

尤长靖心里掂量着这三个字,这两天,嘴里轻轻软软。

“你们这群黑帮大佬平时这么少女心么?”尤长靖从钢琴边侧过头:“谈个恋爱也要私下传一传?”

“那倒不是。”灵超眼睛一转:“据说这次对方段数很高,洋哥说,林彦俊这回可能要栽。”

尤长靖还是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哈哈一笑:“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他确实找不到合适的应对,如果平时他可以兴奋地拔高声调打听细节,问问看是如何手段的尤物能俘获L城凶名鼎鼎的青帮老大。可当下的尤长靖只觉得这些都跟他没关系,他本来就不应该跟这些人产生联系。

他只是个唱歌的人,教一个十七岁少年发声和乐理,林彦俊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应是陌生的,被谁擒获更跟他无关。

灵超还有些小孩心性,知道了这样的柔软秘密就忍不住要跟人倾吐,抓住尤长靖两眼发光:“我其实跟林彦俊不熟。他和陈立农两年前来L城,从铁路边上混起来的。我们在东,他们在西,从来没有打过交道。去年林彦俊把红帮老大干掉了,势力一下子冲上来,我们才开始认识。不过,洋哥好像很早就认识他,还跟陈立农很熟。”

少年忽然一停,撇了撇嘴,不大开心似的沉默一会儿。

再开口语出惊人:“反正我看林彦俊那张脸就像个性冷淡。”

尤长靖一失手,在钢琴上压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和弦。

“……不用这么给我配乐吧?”

尤长靖耳边发麻,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成年了么?不要乱用这种词!”

灵超吐吐舌头:“我懂得可比你想象得多,也不看小爷我平时混哪儿的。”

尤长靖整理打翻的曲谱,嘴角抽搐:“好好好,你懂得多。”

“你说,他帅还是我帅。”

灵超把下巴放到琴背上,眨着大眼睛看尤长靖。

后者心虚地在脑门上给他一掌:“不许这么跟老师讲话!小心我把你说的都告诉卜凡。”

灵超到他这里上课是卜凡送来的。尤长靖起初对这个192的大个子好感缺缺,可能因为要看他讲话脖子很酸。直到卜凡憨厚一笑从背后掏出两只海鲜礼盒,尤长靖被瞬间收买,甚至觉得那张看起来很累的脸有点帅。

灵超一梗脖子,无所畏惧似的:“你知道么?以前有人做过L城黑道颜值最高的男人的排行榜,你弟弟我排第二,林彦俊排第一。”

尤长靖十分无语:“你们这里的黑道这么闲的么?不是应该抓紧时间火并一下、抢抢东西、为犯罪率做做贡献?”

“有些小流氓是很闲啊。”灵超眨眨大眼,尤长靖心内吐槽,对,比如你。

“总之我不服。”灵超跳到尤长靖身边来:“我洋哥说我还太嫩了,林彦俊那种是成年人审美,我怎么看不出来?他比我性感么?”

尤长靖长叹一口气,用最后的温柔摸摸灵超的头:“你还小,再说这种话我真的要打你了。”

“哎,不过林彦俊是挺受欢迎的,我听过不少他被追的事儿。”灵超终于消停下来,一脸沉思:“只是也没见他带人出来过,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儿的。我听说有人给他送过小宠,结果就不知道了。”

尤长靖指尖落在中央C上,垂下眼睫。

“你昨天见到他的时候呢?”尤长靖笑着问:“没有见到木子洋说的那个人么?”

灵超眼睛一转:“没看清楚,他们人挺多的,我看见他和陈立农……然后我就拉着洋哥走远啦。”

尤长靖盯着那枚琴键,想着,按下去,结束掉这个话题,结束掉一切,这是唱歌时间,他应该投入音乐。

但还是没忍住:

“他什么样子?”尤长靖看到琴键上倒映出的自己的脸,眼中有尘埃似的影子:“在笑么?”

灵超哈了一声,很奇怪似的。

“你说什么啊。”少年放下双臂:“我可没见他笑过。”


第七天,尤长靖深夜一点才回到公寓。今天林超泽带他出席某个品牌的晚宴发布会,那头的高层代表说自己是尤长靖的歌迷,拉着多喝了两杯,尤长靖笑到眉眼生酸楚。要博人喜欢是很难,不知是否难过喜欢别人。

尤长靖打开玄关的灯,对着门口的穿衣镜看镜中人,妆容脱色后显出的苍白,眼里浮出来的醉意,眼角的疲倦,唇上或许因为笑得太用力,合不拢,血色很淡。

他对镜中人说嗨,自嘲也是自慰。

却听见身后传来回音似的一声嗨。

尤长靖吓得整个人狠狠一抖,心头却本能地被那声音唤起一种莫名情绪,细品来竟然有甜味。

他猛回头,林彦俊倚在墙边看他。

男人穿了身宽大的家居服,松垮垮漏出一点坚实流畅的肩颈线条,是他用手指和唇舌温习过多次的领域。好像并没有隔多久似的。

尤长靖张张嘴,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来了啊……”

林彦俊看着他,皱皱眉,把拖鞋扔到他面前。

尤长靖机械地换鞋,压抑住血管中翻腾的汹涌,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总之不该出现,不能在这个人面前出现。

林彦俊走到他背后,声音近在耳边:“你喝酒了?”

“嗯,晚上出席活动,喝了一点。”

“……有点多。”

那人声音沉沉,尤长靖不知是不是不满,还是笑着迎:“好啦,马上就去洗一下。你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

“嗯。”尤长靖答应着,努力不去看他,手上一刻不停地收拾东西,觉得眉眼又酸痛起来,但仍能坚持笑着。

“你洗过了哦?那我先去洗澡。”

尤长靖往浴室里钻,觉得自己心态像逃难。他不大敢在这时候看林彦俊,可能因为有些东西是满的,盛不住了,他看到林彦俊会溢出来。

而他不能。不能沾湿别人,不能暴露自己,不能决堤或泛滥,总之不能。

尤长靖站在花洒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还没脱衣服,水很凉,他好像还忘记一些事情。刚刚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他来不及。

门忽然被打开了。

林彦俊脸色很沉,拧眉看他:“你刚刚没锁门。”

尤长靖啊了一声,拧上花洒,没有很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林彦俊目光如剑,把浴室门在身后关上,直接走到他面前。

“平时你不会这样。”林彦俊擦一把他水淋淋的脸颊:“衣服也没脱。你到底喝了多少?”

“……真的只是一点点啦。”尤长靖扯起唇角:“不好意思。”

林彦俊看他一会儿,凑上来,很轻很轻地吻了他的嘴唇。

尤长靖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应上去,只任他吻了,又笑着问:“这什么啦,酒精测试么?”

“你太冰了。”林彦俊摘下喷头,开始调试水温:“这样会生病,快把衣服脱掉。”

尤长靖的确觉得冷,不知是从脚底,还是从胸口的某一边,或者身前人就是冷源。他一件件扔掉湿透的衣物,直到全身赤|裸着发抖。

林彦俊把人扯到温水底下,细细浇透,又小心翼翼,不碰到那双已经湿透的眼。

水流很大,温度也刚刚好,腾腾水雾暖洋洋,可尤长靖还是觉得冷。

他抬起头,看头顶的男人,从下颌到抿紧的唇,很近,很真,他记得很热。

尤长靖猛地伸出手,环住那人的颈,狠狠拉下来亲吻。

林彦俊猝不及防,或者反应过来时,就不打算拒绝,整个人顺势进了浴缸。尤长靖调换个姿势,骑到林彦俊腰上,抱着他的肩,吻得像节食太久却需要长身体的愤怒少年。林彦俊一手托住他的腰,一手解开自己的裤链。

尤长靖听见声音,轻笑一声,俯身下去,在那物事上轻吻一记,说嗨,好久不见。

林彦俊愣住,尤长靖没给他太多思考时间,张开嘴吞了下去。他嘴唇柔软细嫩,舌头是能说会唱的灵巧,对他那根的形状习惯又熟门熟路,每次都能给林彦俊莫大惊喜。

林彦俊能感受到这人吮吸的力度,也是反常的,快 | 感阵阵袭来,险些冲破他的理智边界。但他本能地想要看尤长靖的脸,像是有一个声音在急急呼唤,警告一般。

林彦俊用力,把尤长靖拉起来。尤长靖趴到他肩上,整个人都湿透了。林彦俊关上花洒,浴室里安静下来,甚至能听到水滴的回音。

和某种压得很低很低的呼吸声,小动物似的,呜咽或抽泣。

林彦俊想要扶起尤长靖的脸,被对方粗暴地挥掌打掉了手。

“不许看。”

尤长靖的脸就贴在他颈窝里,林彦俊没有再动,任凭自己被再次沾湿。

林彦俊一下一下抚摸着怀中人的背,等他稍稍平息,欲言又止好几次,才开口:

“你……很想我哦?”

“……”

尤长靖的肩膀慢慢放下来,抬起头看林彦俊,红透的眼角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林彦俊张了张嘴,眼神竟然有些慌。

尤长靖狠狠把人推进水里:

“想你个大头鬼!”


7 | 8 | 9 | 10 | 11 | 12-end

评论(235)
热度(2401)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