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长得俊]私人拥抱(5)

1 | 2 | 3 | 4

------


5

尤长靖的出道发布会安排在港景酒店,排场不大制作却精良,林超泽亲临坐镇,请来的媒体也从优不从多。有经验的娱记从搬进来的花篮上的名字就能看出主角后台,提问题的礼数都周全几分。

尤长靖从善如流,又爱看玩笑,三两句话搅热场子。媒体采访气氛融洽,不少女记者的眼里灿灿发光。

尤长靖现场唱了首偏慢的情歌,调子天真又苦涩。一曲结束后全场鸦雀无声,尤长靖当下心上一揪,然后听见第一声喝彩。

角落里的记者站起来鼓掌,紧接着全场掌声与尖叫声如潮水般涌来。

尤长靖笑了,拿着麦克风鞠躬,慢悠悠说谢谢。

台下来了一些此前看预热被吸引来的粉丝,看得出灯牌手幅都还很新。尤长靖笑着安慰感动得落泪的女孩子,提醒她们来日方长,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发布会散场时,还有人在回味赞美那歌声。尤长靖如释重负钻进后台,如入百花园,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林超泽亲自给他递纸巾:“你可厉害了,我看着这些花篮都快有危机感了。”

尤长靖看过去,一个个红纸黑字送花人的名字,全是L城的重量级大咖,也是过去这段时间打过照面的人。至于这些人中多少是冲着林超泽的面子,多少人用心在林超泽背后那人身上,多少人确实中意他,就未可知了。

尤长靖注意到其中一个没名字的花篮,整捧的黄玫瑰,大小一般却朵朵精致,深水明珠似的,万紫千红中独树一帜。

他走上前看,确实没有卡片,也不知是不是搬运工弄掉。

林超泽咳嗽一声:“我让你助理数过,88朵。”

尤长靖用指尖摩挲着花瓣,眼底平平:“这束我待会打包带走。”

林超泽翻个白眼:“好好好,你现在是我的宝贝,说什么都好。哦对了,有人在休息室等你。”

尤长靖猛地回头,眼神看得林超泽一愣。

继而拍拍他紧绷的肩:“安啦,不是他。”

尤长靖的肩膀慢慢松下来,脸上又挂起柔软笑意。

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被一大捧红玫瑰直通通糊到脸上。

“恭喜出道!”

尤长靖咳嗽着,掸掉脸上的金粉花粉,哭笑不得:“送花不是这样送的啦。”

深眸大眼的明艳美人毫无愧疚,漂亮嘴唇笑得咧成玫瑰形状:“开不开心!”

“开心——”尤长靖配合地拖长音,把花和人都拉到沙发上,对方已经忍不住扳过他的脸看个仔细:

“让我看看是不是又胖了。”

“没有!”尤长靖扭过头,只给他侧脸:“不要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Justin没跟你一起?”

朱正廷搓了搓他下巴上的软肉,这才满足。

“早上到的,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是不是很够意思?Justin下星期才回来。”

“把他一个人留在H城你放心嘛?”

“H城是范家的大本营,我没什么不放心的。”朱正廷眼色落了落:“我先回来……看看情况。”

尤长靖从抽屉里掏出藏的零食,分给朱正廷,对方警示地瞪他,还是接过来开始吃。

“我上个月去了蔡家的晚宴。”尤长靖慢悠悠地吞咽:“见到那位少爷了。”

朱正廷立刻皱眉:“你去蔡家干嘛?”

“公司的安排。”尤长靖吸吸鼻子:“出道之前让我多走动走动。”

朱正廷严肃看他,目光炯炯:“我带你来L城之前可是讲好的,除了唱歌——”

“我不会做其他的事啦。”尤长靖把食物咽下去,又偷摸拿出一包:“你放心好了,我一个异乡漂泊的新人歌手,就是那种电视剧里到最后一集还有人记不住名字的小角色,出也出先死也死先,有风浪也会躲得远远的。”

朱正廷又看了他一会儿,劈手夺走他手中零食。

“你真的胖了,不许再吃了。”


收工之后,尤长靖婉拒了朱正廷出去喝酒庆祝的邀请。朱正廷坚持送他回家,尤长靖报的还是原来的地址。

临走时尤长靖不忘抱走那篮黄玫瑰,朱正廷面露疑惑,尤长靖只说:“这束比较好看,我喜欢黄色的。”

朱正廷打量一番,肯定了选花品相,仍骄傲地挑起眼角:“好是好,但比不上我的红玫瑰。”

“是啦是啦。”尤长靖只好把他送的花也揽过来:“你送的都是最好的。”

朱正廷把尤长靖送到原来的住处,正好家里来电话。尤长靖见缝插针,让他去忙,自己佯装上楼。等朱正廷的车开远了,才出来打的。

出租车上的电台恰好播起他从今天开始推广的新歌,尤长靖见司机跟着哼,笑着问:“好听么?”

司机点头:“这小子唱得不错。”

尤长靖心花怒放,下车时多给了一半小费。

回公寓已经九点多,尤长靖洗了个澡,找了个花瓶把红黄玫瑰插起来。他没问林彦俊今晚来不来。今天是他搬进来第三个晚上。这房子什么性质,那人总不该天天来报道。

尤长靖挂上耳机,边听歌边在笔记本上写着。许是操劳一天,没一会儿就打起盹来。然而他入睡条件要求严格,不担心自己真的睡死在沙发上,只是享受闭目养神的放空时刻。

他这样躺着,忽然被一床细软裹起来。还来不及叫出声,整个人已经被抱起来。

尤长靖下意识拦住那人肩颈,拔下耳机。

林彦俊一愣:“你没睡着?”

尤长靖看他许久,才啊了一声。

“你吃饭了么?”

林彦俊摇头。

尤长靖拍拍他的胳膊,示意放他下来。林彦俊直接把人放到沙发上,拖鞋踢到他脚下。

尤长靖暗自撇嘴,管得有够严格。

“这么晚吃太多不好,我给你下碗面。”

林彦俊自动自觉坐到餐桌边,很快看到吧台上的花,目光就停在那里。

尤长靖煮夜宵经验丰富,很快煮好面线,色香味俱全地端到林彦俊面前,自己还忍不住咽口水。

“我晚上吃过了,你吃吧。”

林彦俊没动筷子,盯着花瓶问:“谁送的?”

尤长靖一愣:“不是你么?”

“我说红色的。”

尤长靖眨眨眼:“一个朋友。”

林彦俊双手放在桌上,没有拿筷子的意思。

尤长靖张张嘴,一脸无奈:“这个也不OK么?”

林彦俊看着他不说话。

尤长靖起身,懒得叹气了:“好好好,我把红色的扔掉。”

林彦俊这才拿起筷子。

尤长靖一边捡花枝一边心内给朱正廷道歉,反正他是寄人篱下做不了主,借口充分,顶多下次给朱正廷带些巧克力做补偿。

林彦俊吃饭很快,尤长靖整理完,餐桌上已经干干净净。他见林彦俊进了浴室,自己也去梳洗,然后乖乖上床等着。

夜已经很深,尤长靖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不知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他今天出道,一切都和计划中没什么两样,又似乎很不一样。

他又想起朱正廷严肃模样,小声为自己辩解,尤长靖确实什么也没有做。打份零工而已,又没有耽误正事。

林彦俊出来时全身沾着水汽,一眼看见靠在床头若有所思的尤长靖。这人想事情的时候一双大眼总泛湿似的,暗波流转,咬着嘴唇。

林彦俊压上去,被尤长靖用食指抵住胸。

“不要急……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

尤长靖帮身边人理被子,被角压死,确保安全后才靠近他,肩膀叠着肩膀说话。

“我想我这两天行程会有点满,体力可能没那么够用。”尤长靖讲话慢条斯理,听得人不知心痒还是心焦:“要是满足不了你的需求,你不会开除我吧?”

林彦俊没说话。

尤长靖咽口水:“过了这两周应该会好很多。我刚出道嘛,不敢推太多通告。”

他侧目偷看身边人脸色:“讲实话,这种事我也没有太多经验。”

林彦俊眼中闪过一抹光,尤长靖话没讲完,还是被人压在身下了。

“太多经验指什么?”

林彦俊盯着他问。

“就不能好好讲话么?”

尤长靖挣扎两下,无奈道。

“我要看着你的眼睛。”林彦俊没松手:“你不肯看我。”

尤长靖梗住,他确实还没习惯这人鹰隼似的目光,一不小心就被枪炮击中心脏。简而言之,不大敢。

“不能怪我,你眼神太凶了。”尤长靖眼底放软,看向身上人。

林彦俊一愣,目光又片刻放松,尤长靖鼓励地摸他的头:“对,你就这样,放轻松一点。”

林彦俊呆了半晌,面上开始泛起令人惊异的红。

尤长靖压不住上扬唇畔:“嗯,不错,继续保持。”

林彦俊回过神来,又捏住他手腕:“你说没有太多经验是什么意思?”

尤长靖撇嘴:“我又没有被人包养过,哪里知道什么时候该交差,交多少?”

林彦俊眼中有被压下去的暗涌:“我看你这几天都蛮熟练的哦?”

“哦,谢谢你的夸奖。”尤长靖眨眨眼:“可能因为我天赋异禀吧。”

两人沉默对视,水到渠成似的,有人吻下来,唇齿间明明是漱口水的味道,一来二去却成了潮热的甜。

尤长靖很快招架不住:“今晚就一次?”

林彦俊没说好或不好,直接扒掉那条他早就看不顺眼的睡裤。


尤长靖出道一个月,不算爆红,但也算红了。

他的通告都是林超泽亲自把关,广告综艺都厌多不厌精,所以行程不算太紧。尤长靖眼见着几次见面会上粉丝人数越来越多,自己的社交账号关注度也逐步突破一条条网红杠杆线,他的左脸出现在街头巷尾的大小屏幕上,直到灵超拿了一堆花花绿绿的本子说是同学要他的签名,他才渐渐有了我是个艺人了的实感。

出道前,他被告知过无数次这圈子里风云变幻大起大落有多凶险,但他觉得自己心态还好,是做长线打算。反正他这辈子决定了去唱歌,就不打算做别的。

既然是一辈子的事,就不能急。

尤长靖的平稳心态得来林超泽的好评,只是平稳上升的体重就不那么乐观了。

林超泽把杂志代理那边拍的废片给他看:“你说说你,做艺人的自觉呢?”

尤长靖委屈抿唇:“好啦,是我不对。之前减肥太猛了,最近忍不住吃多了一点。”

“说了多少次不要吃夜宵。”林超泽手指点着桌面,恨铁不成钢:“之前你跟陆定昊住一起,他还能管管你。现在——”

林超泽没有讲完后半句,现在跟尤长靖住的那个人是他不能怪罪的,只好按住自己的额头。

“总之你给我管住嘴。”

尤长靖睁大眼睛猛点头,十分真诚。

一整个下午,尤长靖都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一边跑一边反思这个月自己到底是怎么胖起来的。他收工经常很晚,林彦俊有时比他还晚到公寓,他总会做点夜宵。前几次还能忍住不吃,后来林彦俊可能看出他渴望目光,总会分他一些。尤长靖觉得自己运动量够,这几天工作又那么多,就一起吃了。

也就那么两三次,或者七八次,可能最多也就十几次。

尤长靖想明白了,在跑步机上叹了口气。

这个月林彦俊几乎天天来他这里,尤长靖想他可能是贪新鲜。林彦俊此前一番操作轻车熟路,连金屋都是现成的,不大像第一次走流程。尤长靖一边跑一边走神,不知道他能在那屋子里住多久,那屋子之前到底有没有住过人?

后一个问题是他不该想的,尤长靖晃晃头,把速度升了两个档,用缺氧祛除杂念。

从跑步机上下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他匆匆洗过澡去拿东西,助理提醒他:“你的手机一直在震。”

尤长靖一愣,边喝水边看提醒,差点呛住。

陆定昊的七个未接来电历历在目。

他差点忘了这位小祖宗今天从剧组杀青回来。陆定昊这次拍戏在山里,信号不好,一个月来除了几个听他哭诉蚊子和盒饭的电话,两人都没有太多联系。而尤长靖还有些事没来得及跟陆定昊讲。

手机又震起来,尤长靖匆匆放下水杯,那边陆定昊声色俱厉:

“尤长靖!你翅膀硬了,搬家也不跟我说一声?”

尤长靖忙不迭连声道歉,陆定昊嘴上不饶人,句句诛心,最后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离了我能乱成什么德性,还有10分钟到你楼下。”

尤长靖整个人愣住了,半晌,疑问地啊了一声:“哪里的……楼下?”

“你的新家啊。”陆定昊语气微妙:“你不是留了便条?哦对了,我给你带了点减肥茶,同剧组的姐姐推荐的。看看你最近的现场照,啧啧……”

尤长靖咬了舌头,便条是他留给快递转寄邮件用的,未曾想留下这种祸根。

“我现在不在家。”尤长靖给助理使眼色,匆匆换衣服:“你先在附近随便找个咖啡馆等我吧。”

“不用了,我开车过来,你快点回来接我上楼。我现在还是有点红的,去公共场合不方便。”

尤长靖一个头两个大,挂了电话跟助理上车,又给林彦俊发信息,试探问他今晚来不来。

尤长靖从心急如焚等到心如死灰,林彦俊都没有回,

他认命地进了停车场,看到客用停车区小红车上走下来的陆定昊,只有笑着迎上去。

陆定昊啧了一声,抓住他的胳膊,表情严肃:

“尤长靖,你是不是背着我被人包养了?”

尤长靖心跳停了一拍,还没回复,陆定昊就松下表情自己接了梗:“不然怎么有钱租这种公寓啊?”

尤长靖哈哈一笑:“是朋友的房子……呃,便宜转租给我的。”

两人进电梯时,陆定昊还一直念着多认识一些有钱的朋友有多重要。尤长靖内心挣扎着,只希望今晚L城天雷地火群魔出洞,搞件大事情,让林彦俊无暇分身。

进了门,玄关处干干净净,尤长靖松口气。陆定昊哇了一声,脱了鞋就冲进客厅一番慨叹。尤长靖心里感念,好在昨晚林彦俊发善心做平安夜,不然屋子里万一留下什么痕迹就立刻暴露了。

“你一个人住这么大?”陆定昊瞪大了眼:“有点过分了吧?”

尤长靖心理素质一流,笑着泡茶:“我朋友原来是两个人一起住的。”

陆定昊在沙发上打滚,感叹这个定制牌子有多贵多好多想要,尤长靖想到那张沙发上发生过什么就不敢多看,心虚地埋头进茶包里。

陆定昊还在张牙舞爪,手间不小心碰到沙发侧的一处凸起,啪嗒一声,什么东西应声打开。

陆定昊一怔,起身才发现是沙发侧边的小抽屉,做成暗格样,平时应该没什么人能看到。

被幸运之神眷顾的男人看清暗格里的东西,啊了一声,美瞳凝住。

尤长靖听他没了动静,抬头看过去:

“很快就好啦……怎么了?”

陆定昊缓缓举起手里的半盒安|全套,一脸冷静温柔:

“尤长靖,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6 | 7 | 8 | 9 | 10 | 11 | 12-end

评论(79)
热度(3025)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