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长得俊]私人拥抱(3)

1 | 2


--------------



3

尤长靖再一次见到林彦俊是在自家公司的派对上。据他们上一次见面过了一个月,离他正式发片出道还有三天。

那次从蔡家出来后,尤长靖的手机里多了一个叫8的社交软件好友,档案一片空白。他偶尔点开过,对着空白内容看上一会儿,又默默关上。是不知说什么,也不好说什么。

好在公司安排的训练课程够充实,加上各种预热活动,他在T城的社交圈也算混了个脸熟。尤长靖人甜嘴更甜,又懂分寸,堪称八面玲珑。有人在林超泽面前说该签他做董秘,林超泽笑过后又正色,你们听过他唱歌就不会这么说,我们尤长靖啊,实力者。

这次派对算他们公司的季度趴,每次都会请些城中名流来。林超泽做娱乐起家,手下的人个个才貌傍身会玩会闹,派对声色是L城一流,久而久之成了定期盛事。

只是谁也没想到林彦俊会来。

开趴这天陆定昊正在剧组拍戏,林超泽忙着应酬,尤长靖已经独当一面。林彦俊进来的时候整个会场似乎都静了片刻,好在他身后的陈立农阳光满面,开朗地跟人打起招呼来。

尤长靖看了来人一眼就很快转过脸,灵超在尤长靖耳边咋咋呼呼:“青帮的人竟然来了!我要给我洋哥打电话。”

这些日子尤长靖和灵超走得很近。那次宴后,少年不知从哪里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主动提出要跟他学唱歌。尤长靖才知道他想报考音乐学院。孩子资质不错,又努力认真,尤长靖就乐于去教。至于灵超背后那三个大哥,他从来不多问一句。

尤长靖又感受到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跟灵超笑闹:“你们可不要在我们这里闹事啊。”

“那不会。”灵超洒脱摆手:“青帮跟我们有生意。再说,他们的人,我是服气的。”

尤长靖不动声色地拿过一块手卷,边吃边问:“服气什么?”

“能力啊。”灵超扬扬头:“他们扩张得快是理所应当。”

尤长靖笑了:“你们可是同行竞争,讲得这么大方小心以后后悔哦。”

“那不怕。”灵超撸一把额发:“我们家有我呢,我年轻。”

远处的陈立农被搭讪一轮,正看见这边的尤长靖,啊了一声,三步并两步跑过来。

“又看到你了。”陈立农仿佛松了口气:“你们公司的派对好热闹,可惜我出来得不多,都不认识什么人。”

“怎么会,你们不是很出名么?”尤长靖把手卷塞进嘴里,又拿了一块鹅肝。

灵超点点头:“你们会来我也很惊讶。”

“都是我哥啦。”陈立农咧嘴:“你们不要看他长了一张蹦迪脸,平时真的宅得要死。这次肯出来也是因为……”

少年的目光落到尤长靖身上,吞了声音。

片刻后,又捡起话茬:“你真的很爱吃诶。这个好吃么?”

“很好吃。不过这份是我的,你自己再拿一份吧。”

尤长靖帮陈立农拿鹅肝,自己手上那份被灵超一把抢过去,少年义正言辞:“林超泽说过好多次不让你吃了,我这就走神一会儿,你竟然又偷吃!”

尤长靖一口吞掉灵超手上剩下的半个鹅肝,眨着眼睛十分无辜。

陈立农忍不住偷笑:“你到底多大啊,都快做出道歌手了管不住自己吼。”

尤长靖看看陈立农,又看看灵超,脱口而出:“我02年的。”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尤长靖回头,林彦俊站在吧台边,脸上说不出的复杂神色。

陈立农叫了声哥,把林彦俊拉过来:“这个真的很好吃诶。”

林彦俊接过陈立农的食物,后者非拉着灵超要去隔壁看VR,灵超禁不住劝,警告尤长靖不许再吃,跟着陈立农走了。

尤长靖心知肚明,只觉得少年心性都有趣,对林彦俊笑笑:“嗨,好久不见。”

林彦俊点头:“听说你下周开发布会?”

“对。到时候还希望各位老板多捧捧场。”

林彦俊皱眉:“各位?”

“反正越多人捧场越好啦。”尤长靖无所谓地耸耸肩,忍不住看向林彦俊手里的食物,给自己灌苏打水。

林彦俊沉默片刻,开口:“那之后你都没有联系我。”

尤长靖被呛住,咳嗽着红了脸。

周围有人看过来,尤长靖挤出一个端庄笑容:“二楼新进了一批画,有兴趣一起看看么?”

林彦俊一愣,点头。

尤长靖忙带人上楼。进电梯时还能感到面上的潮热,用杯子冰了冰脸。

“不要随便提那件事啦。”电梯里没人,尤长靖低声抱怨一句:“这里毕竟人多嘴杂。”

林彦俊没说话,出电梯前哼了一声。

“我做什么都是光明正大,不需要躲躲藏藏的。”

尤长靖心上一震,回头看他。

林彦俊的目光仍是定的,尤长靖很佩服他这一点。他很难盯着一个人看很久,尤其在他心中有鬼的时候。

尤长靖心虚地咳嗽一声,转身带人进画廊。

出人意料的是,林彦俊真的懂看画。林超泽请来的艺术总监对波普和极简情有独钟,林彦俊竟能很快看出作品戏仿的原型。尤长靖起初的敬佩很快随时间流失干净,一边敬业捧场,一边开始关注那人手中的鹅肝。

林彦俊似乎觉察到他的心不在焉,状似无意地动了动拿食物的手。

尤长靖的头也跟着动了动。

林彦俊忍不住背过身去。

尤长靖啊了一声:“你怎么了?”

林彦俊转身:“嗯,没事。”

尤长靖怀疑自己再次看错,那人脸上刚刚的确有酒窝的痕迹。

上次上床的时候忘了确认这点,那会儿他也的确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对方脸上的细微表情。尤长靖暗自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记得开灯。

想到这里又愣住:他竟然在想下次。

林彦俊见尤长靖愣神,又晃晃手里的鹅肝。

尤长靖动头的同时蓦然醒悟,这人是在演拿萝卜逗兔子的戏码,不由气得推他一把:“晃你个头啊。”

画廊里还有零星的其他宾客看过来,尤长靖收敛住,要林彦俊去下个展室。

眼神却禁不住落到这人的唇角,眼睫,和腮畔。

这人的确生得好看,而他也的确用舌尖尝过这道完美线条上的每一处行经。记忆模糊又清楚。他味蕾向来发达,此刻舌上有复苏的温热,犹记得味道十分不错。

林彦俊转过头来,就见尤长靖失神似的舔唇,一抹莹红沾湿,眼角都是潮的。

林彦俊的眼色可见地暗下去,尤长靖受惊似的,清醒过来。

“啊,这个展厅是我们老板的私家珍藏哦——”

其余的话已经被林彦俊堵回去,尤长靖被狠狠压在墙角,那人的吐息唤醒了身体深处的某段记忆,吉光片羽就令人腰间发软。

“有没有其他的展厅?”林彦俊凑在他耳边,嗓音如蛊惑:“我有件私人展品想看。”


短车防屏

尤长靖看见手机亮了,拍拍环抱在他腰上的手,挣脱了起身。

他回头看也坐起身来的林彦俊,敏锐地感受到对方眼中没吃饱的意味。尤长靖也不敢看太多,只能匆匆收拾好衣服,卖个软道:“今天真的不行。再失踪下去林超泽要拿着喇叭全场cue我了。”

林彦俊专注地看他,不知想些什么,在尤长靖拿起手机的刹那,才淡淡开口:

“林超泽知道。”

尤长靖手一抖,手机落到地上。

他回头,眼角还带着粉晕,脸上不知是讶然还是平静。

尤长靖张了张嘴,林彦俊接着说:“上次之后,我问过他。”

“……你问他什么?”尤长靖低着头,收拾地上的东西,声音很轻。

“你的价钱。”

尤长靖安静地把床单叠好,哦了一声。

想想又问:“他怎么说?”

“他说要我自己问你。”

尤长靖把床单放到一边,坐到床边,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睛也不知在看哪里。

“我这样讲……很伤人哦?”

林彦俊盯着尤长靖,等待着观察这人的每一个反应。

“也还好啦。”尤长靖展了展肩膀:“直接问价钱是有点伤人。”

尤长靖盯着自己的手指,又说:“但也要看你想买什么。”

林彦俊眼底有无声暗涌:

“哦?”

“反正人不管做什么工作,都是为了生活。只分想做和不想做而已,我没有在judge的。”尤长靖捏捏手指,骨节咔嗒作响:“我想做歌手,也只是因为想唱歌啊。”

“我会让你唱。”林彦俊目光不移:“除此之外,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想我都可以满足你。”

尤长靖带着水色的眼眨了眨,转过头来看他。

林彦俊发现那人眼角的粉已经不见了,唇畔又挂上了浅笑。

“那可以试试啊。”尤长靖迎上林彦俊的目光,把眼里的最后一点余温用糖霜藏住:“事先声明,我可是很贵的。”

林彦俊看他许久,扯唇,凑近这人的脸。

“我先预支一点,没意见吧?”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end

评论(114)
热度(1782)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