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长得俊]私人拥抱(2)

1

-------


2


未成年禁止上车谢谢


晕在床上这种事,尤长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就算确实发生了,他也不打算记住。

只是醒来时领会到发生过什么,身边满床狼藉证据,确实有点尴尬。

好在另一方当事人失踪,给了他一点反思的缓冲时间。

尤长靖平静起身,从腰向下酸痛得挪动起来都要废十分力气。他给了自己一个上台前的深呼吸,才站稳了开灯,看这一屋子凌乱。

他的衬衫被扯掉扣子,扔在沙发上。那人的衣物和痕迹已经不见踪影。尤长靖看手机,下午一点,十二个未接来电,四十几条未读。

他叹口气,去浴室洗漱,一开门却跟里面刚披上浴袍的男人打个照面。两个人都愣在原地。

尤长靖半天才反应过来:“我以为你已经……”

林彦俊脸色冷下来,看不出喜怒。

“你用完了么?”尤长靖眨眼:“我想洗一下诶。”

林彦俊点点头,提着衣服出去。两人擦身而过,尤长靖又闻到那人身上气味,下意识屏息。

林彦俊回头:“需要帮忙么?”

尤长靖耳边一热,匆匆关门。

想了想,又开门喊一声:“有事的话你可以先走。”

说完就把把门锁死,把花洒开到最大。

水声并没有盖住他的心跳声。尤长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颈肩的青紫,眼底纵欲后慵懒意味,还有唇边的桃润光泽,都是他从未在这具身体上见过的模样。

床上事床上毕。他看林彦俊昨晚的反应和资源本事,该是习惯了这种投怀送抱的戏码。他不能把自己做便宜。

不管做哪一行,都要懂交手人的规矩。这一晚宾主尽欢,他作为客人当然要及时告辞。

洗澡的时候他哼起平日里的歌,才发现嗓子哑得厉害,只好压低了声音用鼻子找旋律。身体上的战况比想象中惨烈,他忍着异物感清理过三四次,想回去之后该怎么向林超泽和陆定昊解释要约身体检查,或者干脆去周锐的诊所,但后者的麻烦程度或许比前者更甚。

出来之后发现窗帘已经拉开,这次房间里是真的只剩他一个人。

尤长靖看阳光好,干脆上床又躺了个回笼觉。虱子多了不痒,他醒来时已经五点钟,盘算着再不回去林超泽可能真的要来蔡家拿人,才施施然出门去。

蔡家的佣人都恭敬而懂分寸,一句话也不多问。倒是出门的时候遇到昨日的主角蔡徐坤,远远地向他点头致意。尤长靖招手回去,心里对这私下里温和害羞的少爷又多出几分好感。

但这蔡家,确实不想再来了。

回到公司之后陆定昊果然第一个冲下楼来,看见他安然无事先松了口气,继而横眉竖目数落起来。

“你到底怎么回事?昨晚蔡家的人莫名其妙把我送回来说要留你住一晚,你又不回消息,我还以为你被灭口了你知道么?”

“不好意思啦。”尤长靖被他拖进电梯:“我也没有想害你担心,昨晚睡太死。”

“最担心的还是林超泽,你待会儿自己跟他解释吧。”陆定昊翻个白眼,忽然想起什么:“你不是换了床铺就睡不着么?住宿舍带的都是家里的被子……昨晚在外面竟然睡太死?”

尤长靖咳嗽一声,陆定昊又一个激灵:“你嗓子怎么了?”

好在电梯到了,尤长靖忙推他出去。

林超泽在办公室里打电话,见尤长靖进来先是一愣,匆匆挂机。

然后伏在桌上做了个感谢上苍的姿势。

“我的小祖宗,你总算出现了。”

尤长靖眯起眼来:“没那么严重吧。”

“你是不知道你抽中的是什么神仙剧本。”陆定昊搬了椅子坐下:“昨晚那样的局我们去了本来就是做壁花的,你竟然成了天降的男二,啊不,这样还是拔太高,算你男三吧。”

“我被人强cue上台,有什么办法。”尤长靖顺手拿过桌上的坚果嚼起来,想想又说:“不过这样也算增加出镜率了,也是一条路啦。”

“总之下次有这样的事一定记得,保命最重要。”林超泽拍拍尤长靖的肩:“知道你们都很辛苦,以后这样的场子还多,你的交际能力我是信的,别犯懒就好。”

“知道啦。”

“诶你脖子怎么回事?”

“哦,我昨晚虾吃多了。”尤长靖面不改色地嚼坚果:“过敏吧。”

一室沉默,只剩下尤长靖咬坚果的声音。

陆定昊举起双手:“我劝过了,不关我的事。”

尤长靖毫无悔改之心:“吃饱了才有力气讲话啊……”

林超泽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坚果盒:“不许再吃了。”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委屈,屋里电话就响了。林超泽接起来,喊了声八哥,示意陆定昊和尤长靖先出去。

尤长靖出门前不忘抓一把松仁塞进陆定昊的口袋里,却没看见身后林超泽听着电话猛然看向他的目光。

林超泽看陆定昊和尤长靖有说有笑出了门,自己脸上的笑意已经很淡。

“八哥,这件事我还不能答应你。”

林超泽捏起桌上的果壳,端量片刻。

“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先跟小尤本人商量吧。”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end

评论(128)
热度(1831)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