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搞CP | 从来不BE

[长得俊]私人拥抱(1)

私人拥抱



1

尤长靖试图拿第三杯鸡尾酒虾时,被陆定昊一把拦下。

后者凭着一张末日小V脸撑起一身花孔雀般的星空晚礼服,压低了声音对他恨铁不成钢:

“林超泽为了把你搞进这个酒会花了多少力气,不是让你来吃虾的好么?”

“可那个虾真的很好吃,又很大只……”

“不要再说这种没见过世面的话了。”陆定昊暗里给他一拐:“这边都是L城的大人物,你给我长点心吧。”

“……哦。”

尤长靖乖巧地应了一声,大眼睛眨一眨,陆定昊就被卡得没了脾气。

“我说你啊,明明吃虾过敏……”陆定昊叹口气正要开口教育,尤长靖看他身后来人,轻轻咳嗽一声。

陆定昊默契回头,脸上已经是标准的八颗牙笑容。

“洋哥好久不见,最近身体还好么?”

尤长靖看那肩宽腿长的高个子男人唇边浮出一点淡到几乎看不见的笑,不知是不是灯光问题,脸色的确白出几分病态来。

男人还没开口,身后便闪出一个鹿眼的少年。

“我洋哥身体好着呢,你瞎操什么心。”

尤长靖一怔,这种场合太少听见这样毫无遮拦的口气。

陆定昊倒早有预料似的,接话很快:“哎哟,小少爷这是什么话。这都是日常寒暄,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少年一双乌亮的星眸立刻瞪得更圆:“我还有八个月就成年了!”

尤长靖看少年气鼓鼓模样,忍不住笑了。

声音很轻,却吸引了对面两人的注意。少年亮晶晶的目光立刻投射过来,直勾勾地打量。看得尤长靖不禁抿唇。

“这位是?”高个子男人开口问。

“对了对了。”陆定昊精神一振,像终于等来了问询人的售楼先生:“这是我们公司新签的歌手,小尤。”

尤长靖侧头一笑,是他对着镜子练过无数遍的角度:“您好,我是尤长靖。”

“有长进?”少年瞪眼:“真名字么?还是林超泽给你改的艺名啊?”

尤长靖哈哈笑了:“是真名啦。家里到我这辈用长字,我妈妈说,长是有限,长却无限,所以叫我长靖。不过大家都觉得谐音很有意思,能让人记住也不错啦。”

“你妈真厉害。”少年点头:“你名字这么特别,林超泽不会就是因为这个签你的吧。”

陆定昊忙见缝插针:“那怎么会。我们小尤唱起歌来真叫神仙下凡。最近快出道了,以后还得请各位老板捧捧场。”

木子洋的眼睛盯着尤长靖,问:“听你的口音,是T城人?”

尤长靖摇头:“我不是本国人。不过家里人会讲T城方言,可能讲起来有点像吧。”

“我喜欢听你讲话,像唱歌一样。”少年毫不掩饰脸上的好感:“陆定昊讲话我向来不信,不过我信你唱歌一定很好听。”

“什么话!”陆定昊一手拍在尤长靖身上:“有了新人,也不用这么损我们这些旧人吧?洋哥,手上别空着嘛,这杯酒给你。”

陆定昊从路过的傧相手中拿过一辈香槟递给男人。对方接过,摸了把少年的头,安抚似的,喝酒的同时又看了尤长靖几眼。

尤长靖也不怕被人看,大方笑回去。

反正这个他是专业的。

男人和少年没再太多寒暄,很快就离开。

尤长靖松口气,回身又拿了一块珍珠慕斯,耳边听陆定昊低声给他补课:

“刚刚那两个是坤帮的,大的叫木子洋小的叫灵超,他们当家的有四个,老大岳明辉今天没来,也是个大帅哥来着。”

“你喜欢木子洋这一款的哦?”尤长靖边舔叉子上的奶油边问,看木子洋牵着灵超上楼,后者抢过木子洋手里那杯酒,倒进了一边的花盆里。

尤长靖忍不住又笑了。

“哪一款?我只喜欢能让我安安稳稳躺着数钞票的那一款。”陆定昊又想起什么,提醒道:“坤帮的势力虽然大,但平时做事太凶险。你也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

尤长靖又哦了一声。

“那边三个,八点钟方向,都是钻石级。”陆定昊抿着香槟,如数家珍:“王家三少爷王子异,秦家大少爷秦奋,还有董家的董又霖,家里生意都很大,又年少有为。”

陆定昊啧啧两声,吐了个樱桃核:“我要是家里这么有钱也不用天天给林超泽卖命打工了,真是人各有命。”

“你人这么好,什么命都能过好啦。”尤长靖安慰他。

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尤长靖看过去,一身黑衣的脏辫少年一脸桀骜走进来,身后跟着个白面剑眉的男人。

“看起来好凶哦。”尤长靖撇了一眼,就匆匆别过头。

“那是星帮的小鬼和朱星杰。”陆定昊吐吐舌头:“能请得动他们,蔡家这位少爷的面子还真是大。L城黑道三大家已经看见两家了。”

尤长靖嗯了一声,转头看向楼上。

二楼有一处占了半面的玻璃幕墙,尤长靖知道那是单面玻璃,里面的人看得到楼下,而他们这些楼下的人只能看见镜子上映出的自己的倒影。

尤长靖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像看电影,自己被录在一出镜后人眼中的戏里。

他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冷。

身旁陆定昊又在叫嚣哪位重量级来宾,啧啧称赞蔡家不愧是黑白通吃的L城第一把交椅。今天这个晚宴说是庆祝少爷留学归国,实则是给各家介绍新的接班人。尤长靖盯着那面镜子发呆,被陆定昊晃到回魂。

“这票子真的比想象中值钱。”陆定昊一脸任重道远:“林超泽派我们两个公司门面来真是个正确的决定,来,我们去刷一圈脸。”

尤长靖忙挂上笑容,跟着陆定昊去“刷脸”。

林超泽的娱乐公司业务环球,也算L城的地标企业,有点头脸的都会给几分面子。陆定昊平时没少出来走动,熟门熟路。尤长靖知道这机会难得,说不上有多珍惜,但也力求敬业。该喝的酒一口也没少,脸上的笑一直甜度满分。

蔡家少爷入场的时候宴会到了高潮,尤长靖隔着人群远远看到金发人举杯时还带微微笑意的一双猫眼,放了杯却露出狮一样的三分凌厉来。

尤长靖心中咂舌,他看人算准,这位蔡家少爷前途的确可期。

宴会持续到深夜,陆定昊是久经沙场千杯不醉,尤长靖初来乍到就差了一些。陆定昊见他面上露出几分勉强,就暗暗教他去厕所催吐,还塞了瓶西柚味儿的口用清新剂给他。

尤长靖抽空钻进厕所,按着嗓子眼吐个干净。这事儿他之前做得多了,不然也套不上今天这件精致讨巧的西装。

漱过口又喷了清新剂,尤长靖抬头看镜子里的人,大眼心唇,脸色被粉盖得奶白,就看不出苍楚。

他淋了点水到额头上,缓解悠悠袭来的晕眩。

镜中又有人走进来,是个个头很高、发型和装扮都十分学生气的男孩。尤长靖甚至以为自己酒醉,回到高中。

男孩扭头,在镜中和他对上眼,脸上堆起笑来。

这个笑容可以给十分。尤长靖心中称赞。

“你好,我是陈立农。”男孩走到他身边:“你叫尤长靖是么?今天好多人跟我提到你诶。”

尤长靖一怔,还是挂起笑来。

陈立农意识到什么,尴尬地啊了一声:“在厕所里搭讪好像是有点奇怪哦。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想要认识你……啊不,我也很想认识你啦。”

少年揉了揉后脑勺:“是我哥,我哥想认识你。”

“啊?”尤长靖眨眼:“你哥是谁啊?”

“我哥他……”陈立农咳嗽着,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他接起来喂了一声,笑容渐渐退下去,乌黑的眼里由暖变冷。

“我知道了。”陈立农挂了电话,对尤长靖一笑:“不好意思,有些事,下次见哦。”

尤长靖看少年离开,觉得指尖冰凉,又开暖水洗了洗手。

出门才发现大厅里气氛不大对,人群中一片窃窃私语。陆定昊面色焦急地往这边赶,见了尤长靖一把抓住。

“有热闹看了。”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响亮的玻璃炸裂的声音。

女客压抑不住惊呼尖叫。尤长靖反应极快,立刻看向声音传来的位置,手指握紧。

被扔进大厅的男人头破血流,在玻璃碎片中哀嚎。尤长靖看见庭院里高挑的黑影,盯着那人一步步走到光下。

黑发男人剑眉朗目,唇括坚硬,一脸凿出来似的锋利线条,手里拎着半根木棒。

尤长靖看向那人眼中,三分杀意,其余就深不见底。他想起儿时冬日出游见过的寒潭,导游说三尺冰下有五千尺的深水。那时尤长靖想,原来冰面只是为了掩护身下五千尺的奇妙世界,怪不得有人卧冰求鲤。

男人抬起头来,目光逡巡一圈,落在无辜站了前线的尤长靖身上。

他盯着他看。

大庭广众,仿若无人。

尤长靖平静地任他看,唇边不动一点干戈,似乎不在乎这目光里直接过分的刀锋。

身边的陆定昊倒吸了一口冷气。

尤长靖注意到地上的男人有细小动作,脑中有模糊的预想。下一秒就觉得腿上被狠狠一撞,紧接着手臂和脖颈传来被禁锢的疼痛。

亡命的男人趔趄着挂在他身后,枪口颤抖着指在他脑后。

“林彦俊,你他妈敢过来我就一枪崩了他。”

尤长靖动了动嘴唇,眼睛轻轻地转,看不出是慌乱还是紧张。

陆定昊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丝毫不见方才一惊一乍的小演员模样,眼光锋利,看向已经潜进来的保镖们。

席上一时间暗流涌动,不少人甚至是看热闹的表情。谁都知道蔡家的局不可能让这种杂碎放肆,倒没有多少人真的在乎这位无名氏肉票的生死。

对面的灵超摸向腰间,被木子洋按住。

少年不解地瞪大了眼。男人摇摇头,细长的眸看向面如冰霜的林彦俊。

“忘了你岳叔怎么说的?别人家的事,少插手。”

尤长靖心中叹气。今天给他加的戏太多,而他甚至还没吃饱。

林彦俊的目光并无转向,仍然只看着他,好像他身后的持枪悍匪并不存在。

尤长靖心里吐槽,看什么看,看外星人啊。

不知这句话是不是从他眼神中泄露出去,对面的男人唇边动了,手也跟着动。

尤长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了真实存在的酒窝。

紧接着耳边一声惨叫,尤长靖身上一松,颈间温热。

陆定昊赶紧一把将人拽回来,长出一口气。尤长靖摸了一把脖子,一手猩热的鲜红。

地上的男人头上插了根木棒,铁钉入骨三分。陆定昊一眼都不敢多看,嘴里连声念着晦气,拿出手帕帮尤长靖擦拭。

大厅中人反应了一会儿,才有人鼓掌叫好。蔡家少爷这才徐徐从楼上下来,脸色凝重地向林彦俊道歉,说是他们做主人的疏忽。

现场很快被料理干净,宴会上众人像是见惯了打打杀杀,只把这桩凶险当成余兴节目。尤长靖被蔡家人带去楼上客房整理,陆定昊跟在他身边嘴里念个没完。

“我的天,那个叫林彦俊的是怎么回事。早就听说他们青帮在城里崛起太快,仇家数都数不过来,竟然在蔡家公然闹事。现在的黑帮都不讲基本法了么?还有他那个眼神,是跟我一样600度近视么?总盯着人看干嘛?炫耀自己的美貌么?”

“论美貌谁都不如你啦。”尤长靖一边调水温,一边安抚陆定昊。

他知道陆定昊是在拿碎碎念掩饰刚刚受过的惊吓,坐在马桶盖上也是因为不想一个人呆着,但尤长靖实在不想在别人面前洗澡。

“……我饿了。”尤长靖眨眨眼:“你能帮我再拿两份蛋糕来么?”

“你不要再吃了!”陆定昊跳起来:“之前减下来多不容易都忘了么?”

“今晚劫后余生嘛,小吃一餐压压惊?”

陆定昊犹豫片刻,还是妥协在尤长靖的柔软攻势下,嘴里念着绝对没有第二次了出门去。

尤长靖小心地锁上两道门,开始洗澡。

带着血的泡沫和水花在浴缸里环游又消失,尤长靖知道自己也在这样一个漩涡里。

他选择跳进来,第一晚就见血,是好兆头。

尤长靖洗漱一向迅速,很快吹过头发换上蔡家给的换洗衣服。衬衫材质优秀,可惜稍大了一点。

尤长靖喜欢又珍惜这种松垮垮的感觉,像他想过的日子。

刚打开浴室门,尤长靖就心头一紧。

他敏锐地捕捉到某种气息,或是空气中的脉动,不属于自己陆定昊或是蛋糕香槟,而是某种唤醒他警觉的深刻存在。

他还带着水珠的脚踩在地毯上,落下一个个洇湿脚印,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沙发上的男人正在盯着他看。

尤长靖张张嘴,觉得颈上又热起来,不知是否因为那人目光。

“林……彦俊?”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end

评论(94)
热度(5367)

© 明糖 | Powered by LOFTER